欢迎您光临中国周易网!
中国周易网图
爱情桃花运势预测,八字运程测算、宝宝起名改名、号码吉凶,姓名打分
在线免费算命
免费取名改名
八字精算(推荐)  在线起名(大师起名)  八字合婚(囍)  姓名测分  号码测算  免费起名(新)
人气最旺易学联盟

全版《八字正解》5

来源:中国周易网
冬土 戊己冬生财利滨,柱中金水喜相亲; 水金得局空枭煞,贵比班超富季伦。 戊己冬生遇化则是一格,不忌官星,更怕枭煞。若弃命就财又是一格。 戊日庚申时无火木,遇申子辰元火

冬土

戊己冬生财利滨,柱中金水喜相亲;

水金得局空枭煞,贵比班超富季伦。

戊己冬生遇化则是一格,不忌官星,更怕枭煞。若弃命就财又是一格。

戊日庚申时无火木,遇申子辰元火木主大富贵。

若戊申日遇金水或壬癸时,亦是化格,不忌乙木,如此者大贵,畏行冲提拆合。

若遇甲寅作时作煞论,可许功名;年月见甲及金相攻不吉。

遇庚辛金为用,原有丙辰之玷,行壬癸子丑辰巳,及遇申酉方亦当称意;一度行寅午戍丙甲,重则危,轻则费患克伤。

己日遇子戍丑亥时又是一用,见卯未忌透金水。

若申酉时为用,亦可言贵;不忌甲忌乙,亦忌木火中行。

如戊日合得水局弃命从财;合禄化火;四格无煞破皆富贵,己日从木亦吉。

己日丑月透金伤官及用财,二格行金水申酉已辰方吉;时上一位贵亦可言功名。

戊干合化在秋冬,遇癸逢壬化始通;

火地财名功业就,最嫌枭煞两相逢。

合化格见壬癸为煞,行火地吉;见两戊亦不妨;怕丙甲己,其丁乙轻无害;如丙辰时水多壬解,不甚为忌。

己亥日逢乙亥时,岂宜丁火柱中期;

运行木火尤堪美,金水重逢不是奇。

己见重亥,丁为己枭,亥中壬水渗洋不利,宜人火木则吉;若行金水运争战不僚不化;如在秋冬入东南则发。午中一咎,辰丑戍官一碍。

论庚辛

春金

庚辛舂月正逢财,最忌干头比劫来;

官煞要分嫌混杂,身强用吉乃康哉。

庚辛生正二月本财,遇官杀只宜独见,不宜混杂;要身强用吉为贵。

庚生正月财旺杀生,透煞只宜煞,不宜再见官星;无壬癸戊己并见;日主旺,运行吉地,可言功名。若身坐子午,遇丙透又逢丁位,无戊己壬癸,运行子戍午方为咎。若多遇合冲,劫财多,身弱秀而不实;又怕寅午戍及枭食岁运,殃祸速至。如庚坐辰遇丙或丁,不会火木及劫则吉。

二月同论。

二月庚辰日连庚辰时或庚辰月,及间寅字,乃是大格;否则又宜丙丁为官煞遇印之论。

此日亦有用伤官者,须细详之。

若庚生春遇乙,乙庚合化另是一论。

大怕身轻财多,身弱遇劫,及水局水多盗气,火局销镕,驱驰病弱之辈。

辛生正二月,或透一丙不宜壬戍癸亥壬子壬申岁运,及柱中;傍位再见,有丁却不忌壬,运两行俱吉。若官煞互见无去配作混杂论;如遇地冲,劫财太重,行火地亦可,水地不吉。

两月不遇火,亦是营利之徒,清者微名难作贵论。若寅午戍时成一妙也;若水多原本是财生煞,见水屏火不生,皆不为贵;中亦有沽名钓誉者,太泄困乏。若劫财多人南颇可带火而发;若无水劫,经行亥戍稍可,酉申不遂。若丙合辛只一,不遇破富贵。

壬辰时亦有一用。

其余被劫官煞,及金破水泛俱作下论;运行火木之乡颇宜,再入金水无望。

辛生三月是印格,喜木火;亦有伤官格论;稍不忌水,余忌如之。

*********************

甲乙木见金水为官印杀印局;

丙丁火见金水为财官财杀局;

戊己土见金水为伤食生财局;

戊己土见木火为官印杀印局;

庚辛金见木火为财官财杀局;

壬癸水见木火为伤食生财局。

以上诸局得天地生长收藏之功用,可言大富贵命。

庚居子午月逢寅,官杀相淆干上评;

子午运中愁咎起,戊壬若遇暗回明。

庚子庚午生寅午戍月,遇煞在柱混淆;更见财多无水土扶济乃弱论。再行子午则灾,若遇壬癸戊己反为吉论。

如辛丑、庚寅、庚子、丙戍身弱行子亥运颠困。癸卯、甲寅、庚戍、丙戍此亦不足。

庚逢寅午巳提纲,遇亥同壬利禄昌;

丙火透干无水制,不堪回首叹凄凉。

庚生寅午戍巳月遇壬亥功名发财。若丙透无水制及无印,支离惆怅之人。如坐寅午戍忌丙丁丙寅丙午丙戍岁运,轻者悲伤讼耗,重则患难。

辛未辛卯坐支财,最宜丁丙向干来;

月生寅卯甲乙透,富比陶朱不用猜。

辛未辛卯坐财,喜透丁乙为吉,宜寅卯午未亥月。如用丙忌丁壬亥,宜火木旺地;不宜水金旺乡。

秋冬煞旺根不宜人南;寅午戍妙,亥日亦吉。

辛日提纲戍巳寅,贵乎丙火擢元神;

再财庶利官加爵,最怕相逢见亥壬。

辛日生人巳戍月透丙是一格,主功名富贵;若遇亥壬坏格,虽得己戊破之,格亦不清。如逢寅午戍时又云一吉,怕丁混。

徐伟刚注:万民英先生看待辛金日主极重财官,财者亥卯未甲乙,官者丙火也;认为取辛日富贵者重在财官也。,惟《穷通宝鉴》执辛金用壬水淘洗法,其说太偏不可大信任,当依《三命通会》所议论观点为凭准。

辛金最喜赤青逢,丁乙相逢名利通;

青赤不加名利改,水金相见落残红。

辛日宜弱,喜木火忌金水,春夏遇火木两行俱吉,惟酉地则否。若原劫多,行财则凶。原财遇比行亥戍运可。入酉亦凶。

用丙忌壬亥,怕癸屏之,成则富贵,破则困滞。

秋冬原有火木重者,人南不吉;破丁乙又不吉。

五阴干颠倒而人不知,不宜身旺,须中和则可。

辛衰春夏行西可,官煞秋冬南地凶;

木火畏逢金水破,秋冬要火木重镕。

辛日春夏衰甚,火木周遭;原无水劫,行西亦吉。若辛不弱带劫水,行金亦不吉。秋冬有火木,亦宜人南。若以火木为用,怕金水破。

辛日如逢丙甲壬,相生相益又相征;

东南运底宜名利,西北无成向酉倾。

辛日见丙壬甲三物,乃壬生甲、甲生丙,又壬克丙为征,行西北乃归致之乡,用此如断。

辛日东南丁酉时,火方名利却相宜;

金强水旺亏财禄,西北风寒叶自飞。

辛生春夏丁酉时则是一格,行火木方功名发达。柱原劫水又行金水,乃亏财禄。所谓“火木盛早成,人西北惆怅。”

辛日如逢寅午时,戍亥卯未亦如之;

火明木秀财名就,事不谐兮金水就。

辛日若得寅午戍亥卯未时,俱是一吉;宜木秀火明俱吉。若金水行人丑辰运,销金绝墓,及申酉亥之方,拟其非耗病伤,丁煞重则死。

夏金

庚辛夏月两分评,遇煞逢官各有情;

庚遇壬亥煞喜制,辛逢丙合利名成。

庚辛夏月两干不一。庚生四月本煞,五六月或遇巳丙及寅午戍皆煞,得壬亥癸水制之,无官混,格局清者贵,次者富;混坏减论,无前平平。

五月午多见巳亦煞,皆要亥子壬癸制伏,戊己佐助,皆拟富贵;无制则患难困乏。六月同论。

辛生四月乃正官格,遇丙合官,遇丁为煞,俱作吉论。行西北得时,用官忌亥壬,再行见攻冲必祸;用煞不忌,得巳午未时为妙;岁运同。

五月煞印在支,亦不宜透,透则宜制。如辛亥目巳午未时亦吉;遇壬无害,旋入金水之地欠佳;原无水行水亦无害。如辛未卯辛巳等日,遇巳午未时行人财官,方堪甲第魁选,有玷减论。

六月宜木火,宜向火木运行;忌壬水旺地,不妨癸水。著不遇火木,遇水土劫自旺,更行金水,官煞混杂太过无制俱不吉;运忌丑酉亥及官煞投墓,轻者非,破克重者尤甚。

庚生四月巳多逢,壬癸透干作制功;

南北两行俱富贵,却嫌戊甲在其中。

庚生四月遇巳午多,宜见壬亥;如遇丁混有癸,皆主功名。如透丙或见戊甲,及官混无癸破之,又无壬亥减论。

庚金坐午又为提,丁己齐明两可宜;

干支无丙来杂混,水绝肩多作富推。

庚午日生五月,逢丁己官印俱明发达名利。若午多,壬午时亦吉;如遇丙煞不利。若从煞格宜水制之。

秋金

庚辛秋月身太汪,卯未逢支大吉昌:

庚遇午寅宜见水,辛遭丙众喜非常。

庚金七八月遇煞最吉,坐寅午戍见官煞,宜逢壬癸及印,行南运吉;无行南太过不宜。

九月遇官煞,清者富贵,亦宜壬癸水。若火局火盛无救,行水遂意;行午寅运则灾生。

秋绝无火木气不吉。若用壬癸为引领无戊己破,行水地亦拟财名。

辛金七八月遇丙二三则吉,行水地发财。若孤立一丙乃小人也。如无丙遇丁则不宜重,以煞多则咎。如无火气坐亥卯未得甲乙木局,行南大发。午未时可拟贵。

九月遇丙合不遇丁乃是一格,可云富贵;亦忌壬亥,如有戊己救亦吉。若用煞只宜煞怕官混,行火旺运生祸。有官会木成局,行火木运发达。

庚辛七八比肩来,格局无成又无财;

水用北行为利禄,逢财争兢一时灾。

此乃用水,庚日壬午癸未时,辛日壬辰癸巳时。外己丑己亥时,皆比肩更无火木,以自旺日为用,乃逢戊己行水地发达。若行木及见甲乙,原比肩多庚辛无财,遇财争夺不吉,不可以见财为吉论。

庚日都宜丑亥时,壬癸相见亦相宜;

丙逢亦许居名利,土重财多反坏之。

庚秋冬遇丑亥时乃一用,如遇壬癸透亦吉,本是水用,以火为副用,且不嫌相见;若土重木多不吉。

庚逢壬癸在秋冬,有子生财各利名;

时岁木星相合见,金方发达见枭平。

庚日秋冬无火,用水导引兼癸水乃伤官生财,亦有夹丘之格。壬午丁亥癸未时,或庚寅日庚辰时,庚申日壬午时,怕行午运;此是寅辰日俱忌辰时戊土入库及戊岁运不吉,动伤枝叶是非颠倒,咎祸不测,有子伤子。

庚子秋冬水局全,井栏义格理成渊;

柱中无火方成贵,青赤交持未是便。

庚子日乃中堂,会申辰冲寅午戍中财官,于是庚用地支水局及比肩多方是。若格不全金水多则是伤官;如逢丙火煞论,毋执此格言遇丙破。

辛日秋生怕煞肥,冬生水火喜东离;

赤青月令嫌行水,无火伤官恨酉西。

金水伤官宜见官也。夏无伤官之名,乃官印遇水反破正官,春亦忌之;水无益用木生官,水则盗气湿木则火难明,官不能生。

惟秋冬金水之时,乃云金水伤官喜见官煞,亦同。论财亦可。

冬金

庚辛冬月作伤官,丁丙无逢金水寒;

甲乙相连分上下。称心更要认悲欢。

庚辛生冬月遇官煞,皆拟富贵。

如庚生亥子遇两官、两煞、一官一煞俱主利禄。飞禄、夹丘亦吉。如无官煞宜见财星,原无行财官煞运亦美。若金水自持,更无格局用神及木者贫寒。

辛金一煞,清者富贵。若丑亥时乃飞禄;如遇丙亦吉,若虚露丙亦不济事。

如辛卯辛未日得木局及寅午戌时引火,纵无干火,行火木地亦发。若枭多无火木隐露,行火木不吉。

丑月乃印也,遇一煞则吉;官轻者宜行官旺方。若木局行木火亦主白手成家。土重则埋,水多则沉,宜细详之。

两干无火木,更无格用则不成器;其夹丘、飞禄怕行官煞方。

若巳酉丑无格遇辰巳时行水地金地,亦作上命论。

徐伟刚注:冬金喜见木火乃金水伤官论财官格,亦要身旺身弱来论;官煞有强根且有旺印来制伤食生身护卫官杀最为富贵;若财官俱露无印者要日主自坐或时上裁强根也作贵显看。金水伤官见宫杀露而日主弱者,纵富贵多不长久。换言之,金水伤官喜见官煞乃是极论,金水伤官依然遵循一般伤官格或佩印或生财的喜忌。

庚金冬月本元疲,壬癸多逢盗日脂;

丙丁若来庚更暖,逢温都作利名推。

庚生冬月本弱,又遇水多盗气,须得丙丁火照乃可谓吉;如无火见财亦可此言。

金水伤官宜见官煞,可以成就功名;终不大就,以本原疲也。

庚生冬月丙双存,便是功名利禄人;

行运柱中攻战斗,却愁称意设荆榛。

庚生秋冬逢二丙为夹煞,其势急矣。名彰乃煞之用,吉者甚吉,凶者甚凶;若运行击触煞起及会冲刑之地,其凶不可当,多不善终。

辛金寒月兔猪羊,局会财成富贵详;

无火莫富金水冷,全阴福禄怕枭伤。

辛生秋冬,以卯为尊。若局坐亥未,主发财吉。飞禄又是他格。柱丑亥多冲巳为禄马。如全阴化,柱中无火不可以金寒水冷言之;但忌无格枭煞;此以辛癸润泽,阴木遇土则党,须行木地则吉。

论壬癸

春水

壬癸春生喜会财,干支得土亦奇哉;

无财营获难成利,木遇金多成断亥。

壬癸生正二月,用木喜见比肩及食伤透干,不畏官煞,最妙见财;切忌金重反坏木用,如浮金无害。

壬生正二月,遇寅辰午戍,干透一甲二甲,得全阳寅辰多,清者贵。有寅风无云者富,火局亦富,南行不忌戊兼庚,透丙甲亦宜得丑亥时为妙,若金重忌财轻,木少行西北不吉。

二月寅午戍辰日遇戊己庚辛已是一贵格,行南北俱吉;透甲为用,忌见枭,遇丙屏之亦吉。

三月有煞印之名,官印一格成则富贵。若寅午戍辰日,干遇一甲二甲乃富,风云骑龙虎则贵,但怕申酉冲刑运。若劫旺无火土,阴阳交混,旺金克木,又无火屏,驱驰之命也。

癸日生正月寅时刑合格,忌庚申己;得亥丑辰时又是一格;比肩行南北皆吉,忌官煞财印透,行南不吉;如秉中和人格,两行富贵;切总金多,又遇财官煞印不吉。

二寅时拟贵格,不忌浮土浮金,亦不忌庚申。或近三月,庚字全阴亦拟贵;若辰巳卯时行吉亦发,不甚忌土;若金局再入水金之地不吉。

三月有官煞为用,遇辰巳午未时是一格,申酉时亦是一格,俱忌甲木;若无根土多亦不为害;透木亦嫌,甲寅时比肩不忌。原有官煞忌行官煞方。

此春月俱宜比肩及见火土皆主富贵,忌庚申辛酉会金折木,若浮金不忌。

辰月不忌见金。正二月原无比肩有财官多,忌行财官运,谓之太过;伤妻克子。一度重则变,俱忌申子行。

壬骑龙背喜风云,财局之中亦自欣;

遇甲全阳名利客,戊庚一见要详分。

壬骑龙背以辰寅为风云,多者主富贵;若寅午戍财局亦吉;柱透甲最妙;如遇庚戊乃坏格。如戊申时以煞论,当细详之。

如己丑、戊辰、壬辰、庚子;甲子年中举即克父,戊辰年煞重二月死,是见庚戊坏格。

如壬辰、甲辰、壬寅、庚子大贵;是透甲全辰寅为妙。

壬临午位禄马同,叠见财官富贵翁;

舂喜见金不怕木,如逢子月土成功。

壬午日丁己为用,春生本忌木害官,若遇庚辛巳酉丑则不忌。子月得土多则制癸,子虽冲午,丁自若也。或生夏月财官多者皆贵。

癸巳、己未、壬午、己酉贵

癸巳、己未、壬午、庚子;丙辰状元

癸生春夏食伤提,比劫重逢克子妻;

如得干支存火土,更行南地禄财齐。

癸生春以木为用,比劫多更无火土藏透,乃克妻子不堪之命;行北尤为不吉。若得火土为佐,及阳干多甲透,并行南地,其子更多;此乃无中生有而人难知。

癸居金局巳辰时,月值寅卵水木滋;

最喜煞官来入格,平生名利自相宜。

癸日逢巳酉丑枭印也,生春月以木为用,亦不相害,遇官煞为吉。辰已两时乃财官也。格中忌破丙丁两引用。

癸日如逢巳酉丑,时利庚申南地走;

木火功名比劫嫌,财官入格命少有。

癸酉、癸丑、癸巳此三日生遇庚申时,宜火木方行吉,怕比肩。

夏水

壬癸生炎论旺赊,若逢枭印盛无涯;

有根壬子方成美,癸水无根作大家。

壬癸生夏以火土为用,不宜比劫。夏月水衰官煞旺,但得印绶则成士夫君子。食伤为财官之忌,惟刑合从彼论不忌;寅上之甲若得已配则吉。

壬子、壬寅、壬午、壬戍日生四五月,遇戊庚辛一透可拟贵,偏官偏印贵高财足,正官印次之;劫刃财名反覆。若甲丙透不足,得已配顺遂;怕丙丁,丁从化亦吉。

五月忌冲官,庚戊透从煞不忌。惟壬申日不喜财官,丙甲透成煞印可也。

六月伤官一格会全者贵富,亦宜正印。壬寅壬午壬辰壬戌日遇官印煞印一格,清者贵,混者次。壬子会伤为合亦可拟贵。

癸日四五月若就财富贵,遇申酉辰巳午未丑卵时皆作吉论。劫多不吉,全阴大吉。化火大富贵,煞印亦然。

六月有杀印一格贵:如丙辰丁巳时,又辛己二时,俱主功名。甲寅时刑合格,怕庚申重刑;宜亥卯未富贵,忌戊己戍。用食伤比肩多,行东方大发财。木用怕金,土用宜金。

又壬日六月得寅午戍日支,干得戊己,富贵可拟。趋艮亦吉,遇丁多反覆;会甲宜木火,忌往金行。

壬生四月戊丙该,煞印相逢大用财;

癸日临期应拟富,只愁原带食伤来。

壬寅壬戍日生于已月,巳中有丙戊庚三偏奇为用;癸日逢此乃三正奇,皆富贵之拟;忌比劫及甲字。癸日遇乙卯时乃破土,甲寅时乃坏土不吉,土多亦不妨。大抵吉中生凶,甚则危。

壬曰蛇提六兽支,内中壬午别为宜;

余逢阳土多尊贵,甲木飞来便可疑。

壬日坐申子辰寅,生四月乃富贵;得庚辛透更吉。或带刃逢煞主权要显职;其中有混比财印相持,主才高不第或异路功名,妾多无子。

壬午一日乃支官也,清者贵;俱忌甲木,遇甲得己合庚透不妨;若丙甲丁俱露不吉。

壬戍壬寅散月生,干头喜逢戊和庚;

煞多尤利风云会,富贵愁逢丙甲申。

此二日散生,柱宜见庚戊,透辛亦吉。若干支煞多尤吉,怕丙与甲党煞坏印,及官星混;夏月尤甚。

壬申夏月赤黄时,干遇财官不是奇;

庚戌若来成一妙,岂期丙甲两相依。

此日夏月不喜财官多;原有根也。

癸日多财春夏间,若成弃命福难攀;

干头官煞来相混,犹事驱驰不解闲。

癸日生春夏遇财多乃弃命从财。若遇庚辛戊己又是从煞印之论;四者怕相混,以财印相征之忌。若戊己为用又是他格。庚戊又是一用。辛己又是一用。

癸日如逢己未时,煞星更怕戊来持;

如或制尽行财地,不是人间富贵儿。

癸日未时乃煞,见戊从化又嫌己拓,所以不宜。戊己俱透须宜制,又怕太过,秀而不实。

癸居羊兔甲寅时,刑合格中最是奇;

得运只嫌申午地,会青枝上利名期。

癸日甲寅时乃刑合伤官,宜春亥卯未月,要木局全则贵,行木局及岁运木秀利名可期;午戍亦富贵,忌戊庚申戍戊重运不吉。

甲子、丙寅、癸丑、甲寅行申中休致。

丙子、辛卯、癸亥、甲寅行申休官。

秋水

壬癸生临旺九秋,功名火土遂情求;

如无火土犹行北,几度欢笑几度愁。

壬癸生秋乃印,其作用要火土;火土秋月不时,虽多无害。如无火土行北,既在中秋逢生,太过乃不足之流。

壬生七月,岁月俱寅,又得辰戍时,得戌申以煞印论,顺行富贵,子位欠吉,行南破印。若止一丙孤栖申子辰上,行南无害,顺行怕寅。

八月遇戊字及戊申时,顺则贵,逆则富。亦有原无火遇劫,行火亦贵,不忌丙。

九月煞印官印又是一格,其地自有煞印,若得全阳及遇庚富类。若近冬生,要坐辰午寅戍,干遇甲木主大富,清者贵。若丑亥寅辰时,干支遇煞则吉。若遇重木,金木交争及刑冲者凶。

癸日七八月遇庚申时合禄。七月遇火,火土行北亦吉,忌寅冲提会火之地,见火返南则破。若辰巳时土多;两行皆吉。

八月遇戊己丙丁及地支火土,行北富贵,但子少,返南有子;又怕伤印冲提。若癸巳日或亥巳日时,比肩多得申酉印,行北功名但财不聚;怕遇冲提刑地。七八月原无戊土,如逢甲及原有甲申行戍寅乃伤官见官,亦言称意。中有纯阴成格亦吉;若水不相持阴阳混杂则凶。此两干七八月最宜土火为妙。

癸日九月不妨比肩,忌亥日时隐甲害戊,若土多则富。申庚辛时邑辰午未卯但得一格俱吉。若通寅申,纵有利名立见反覆。此月入冬令甲寅时得干从刑合格论。

壬癸秋生比劫多,无财财地奈贫何;

干支有土兼逢火,雨后桃天春已过。

此比肩多原无财,行财地比肩争财不吉。若干支有火土,虽少比劫亦赖蔽印,初行贫乏;行财地发财,但不久耳。

壬生七月印属申,火木相逢便是春;

无劫有官多吉庆,劫来相伴主薄贫。

金为水母,秋金太旺无土则流,故宜见财官为美,运宜顺行;柱无火土及枭食相持,遇南行运则吉,行北不吉。

癸生秋月水金明,土火相逢便有情;

比劫可图南地禄,赤黄顺北有功名。

秋生比劫多,火土少行南有禄,虽有财名不实;原见火土多,行北不吉。癸亥、庚申、癸亥、乙卯南贵。

癸生秋月印生身,丙火相逢亦不嗔;

有土许成名利客,若逢寅甲丧青春。

癸遇丙不嫌破印,有土乃吉。见巳午及戊己辰戍丑未俱吉。若干支有寅甲遗患,虽印格成亦无功名,行运再遇寅甲冲印销印,变改忽然,其凶不测。

癸亥多肩九月生,金水运底最无成;

若行南地无寅甲,富贵功名断可成。

癸亥日生九月见比肩多,行金水地不吉,行南方及火土皆吉;惟怕寅甲戊申。戊土忌寅甲,如得南行不忌;再行水地不吉;若非亥日遇寅甲有比肩亦吉。如甲寅时近十月作戍月推乃作水论;如遇庚申字,火土多不忌亥寅甲;行火土旺亦可名利。如己未时煞不畏寅甲亥,戊午时畏甲,不畏亥寅。

论冬水

壬癸时垣比劫逢,运归旺地反成功;

如逢火土从他格,食木飞刑又不同。

壬癸生冬令,再行旺地飞天禄马禄从旺则吉;怕逢火土。

如壬生十月十一月,遇此肩多是飞禄格,忌官填实。若水局从旺,如全阳得甲丙,行东南大发宝贵。见丁合化亦吉。如遇戊乃煞,宜庚辛为印,不宜见甲。如用地支宜寅午戍辰俱有火地主功名,轻重言之。如巳辰丑亥时一用,俱喜行东南方,清者贵,混者次;此身旺宜任也。

丑月官煞多或遇丙丁宜行酉地吉;偏官偏印及寅午戍辰日时食伤之类,皆可论吉。

癸水十月全阴乃飞禄。亦有乙卯时食伤为用,行东南发福。己未时乃煞,庚申辛酉时乃合禄飞禄,遇印亦可名利;见戊官印、己煞印;忌行丙丁,官煞多贵小富;宜行土金旺地但子少。

十一月亦有飞禄、食木为用,乃刑合夹丘等格。遇申酉时亦宜,己煞清者贵,次者富。壬癸混劫主用乏。如癸巳癸亥癸酉多互即财官煞印,不忌飞玷。亦有土多即煞印,非邀巳格,两月同论。

十二月全阴即煞非飞禄也。先正所谓:“无煞方重用,有煞用难重。”如遇官则化,见己从煞,亦宜印透为吉,怕壬阳混劫金水交争。其癸干冬月甲寅时无印,士金透劫奇,运宜东南方。乙卯时宜火土。全阴行东南发达,忌庚申辛酉在干。丑月无合禄格,申时酉时乃煞印,忌财方,有劫小畏。

壬坐申辰子亥中,比全水局甲无功;

东南北地皆名利,金再相逢又是空。

壬日坐冬申子辰全,日干本旺,若得辰时或干支别透寅甲食神财,行东南大发,见庚戊争征不吉。

以上较长篇幅的摘录《三命通会》论命的系列诗诀及诠释,直接原因就是这些论命思想与观点实在是太重要了不容有所省略。我们知道是,“渊海”派论命的主要依据就是《渊海子评》中的“喜忌篇”、“继善篇”、“十八外格”和以“四言独步”、“五言独步”为主要代表的大量命理诗赋歌诀,而“神峰派”论命的理论依据则是《神峰通考》中的“动静说”、“盖头说”、“病药说”、“六亲说”、“金不换看命绳尺”、“金不换骨髓歌断”、“崖泉男命赋”、“崖泉女命赋”等论命赋诀;至于《穷通宝鉴》一书论命则纯粹是依日干对照月令逐步列出八字组合的数个“关键字”来作为观察八字品质高低的衡量点……这数本命书都是力图建立一种对52万种八字类能够进行全局性把握的论命模式,可惜的是它们的努力或多或少地都存在着重大缺陷而不能系统化且有效。相反的是,只有《三命通会》的这些重要论命诗诀和诠释才真正构建成一个可以驾驭八字所有类型的宏观论命体系。这个“万氐论命体系”是如此的博在精深与浑厚,因此对它们的深入理解和掌握必须要有很坚实的基础命理功力。

笔者要特别指出的是,我们去推算任何一个八字都必须要有古命书上的一些具体“经论”作为论命的主要根据而绝不能仅凭日主强弱为惟一标准去作猜测式或“想当然”般去推命。这是因为任何一个八字都有其“共性”或“个性”的规律,古人对这些规律已尽可能的作了大量的有效的可信的研究认识,我们去判断的时候完全可以参考古人在这些规律上的一些正确认知来作为议命的最主要依据。我们必须要相信古人的智慧,在八字的研究与探索方面古人已经摸出了一条正确之路;至今我们之所以不能很好地推算对八字,主要原因不是古人论命的核心思想和真实理念。当今一些浅薄之人竟然敢蔑视彻底否定古人,完全是狂妄无知的“井底之蛙”,对于这些“井底之蛙”我们无必要与他们去理论了。

例1.坤造 乙巳 戊寅 戊午 壬戍

这个女命八字得来的经过是这么一回事。

笔者是个宗教缘份很深的人,曾对佛经作过较深入的研究,在“六通”上有过一些很特殊的个体身心体验。去年(癸未)春天曾经到北京的“八大处”公园去瞻仰佛指舍利,完事后出了公园等车。车站侧旁刚好有二个摆卦摊的人正在对着一个小纸片讨论如上这个女命的八字,当时笔者心情甚好就凑了上去说了几句命理话;那两个算命先生一听我好像也懂,就让笔者说说这个女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有什么样事情。笔者兴致一来开口就断,这个女命有男人性格,很有可能是从军之人,官至副团级;这些年丈夫有外遇,现在正闹着呢;果然一一不爽。这个女命出生军人家庭,目前在部队服役官至大校,因丈夫有外遇正闹得“满城风雨”而苦恼着。

这里简单的介绍一下笔者推论这个女命的理论依据,即《三命通会》中“春土”的概括性论述:戊土日主生于寅月,寅中甲木偏官无破当权,且日主坐下羊刃;杀刃俱全日主高强,故而定从军之人。又八字三合火局,有火印泄尽官杀木焦土之势,喜时上壬水一点轻轻透出抑制火局得中和之道;故而可作贵论。又甲木为夫星,年支巳宫有戊土、日支午宫有己土、月干戊土皆为日干之比劫,有比劫(姐妹)争夫之象;且桃花犯夫宫,是以丈夫必定外遇。辛巳、壬午、癸未三年甲木夫星逢命中众多戊己土,是以丈夫这几年外遇不断了。

例2.坤造 癸亥 戊午 戊寅 壬戍

这个女命是笔者一位好友岳母的八字。这个八字与上个女命八字类似但杀刃位置不同,且局中水财力量也不同,故而二个八字的品质高低就大大不一样了。

这个女命八字是戊土生于午月,赋文云“戊日午月岁月火多作印绶”议论,但午中又有己士羊刃又可作刃格论;那么如何选择呢?年时壬癸亥三水旺相可以去除月令之火而生杀,所以这个八字作刃格逢杀议论,中运走癸亥甲子运官杀透出去尽局中火印之病,贵至共和国部长,晚运走东方官杀之地依然富贵不竭,任职于全国政协副主席位置。

这个女命八字与《穷通宝鉴》中所论“五月戊士”条文有很多的共性,其文云:“五月戊土,仲夏火炎。先看壬水,次取甲木,丙火酌用,用癸力微。壬甲两透名君臣庆会, 自然桃浪先声,权高位显。又得辛透年干,官居一品。一命辛未、甲午、戊寅、壬子,壬甲两透,印旺杀高,出将入相,名播四夷。”

另外,这个女命八字的广义论也极其符合“夏土”之概括性论述,读者又可以参考着看。

例3.乾造 甲寅 丁丑 甲子 乙亥

这个男命是笔者大六壬面授学员的八字。

甲木生丑月作杂气取,但丑中辛金癸水己土三奇未露,且局中比劫众多分夺己土,印重泄尽官杀之气,不能按冬木取官印杀印局议论看待,只可取冬木用火泄秀来作论。

丁火伤官吐秀喜比劫成众,是以学业过人,现在职读博士。年上比劫成党,祖辈贫贱。甲寅乙亥为比劫之星皆坐长生禄位,兄长和一个妹妹皆在公检法工作。

这个八字是他本人在吃饭时报出来的,笔者对他的性情、婚姻、学业、工作都作了简明扼要的判断。又从98年起重点谈了98、99、2000、2001至2004年这些年份的主要人生经历,令其比较信服。

例4.乾造 庚戍 戊寅 癸酉 乙卯

这个男命在国内外特别在港台是有一定名气的人,他对数术十分信任且有很高的悟性,他曾有缘对国内外好多的数术成名“大师”们作过考量和接触。去年国庆前夕在京与笔者认识,自此以后开始跟笔者全力学习大六壬,笔者对其也悉心指导,希望他能在六壬上达到较高深的境界。

这个八字简单地看,依天干三奇透出作宝贵论是可以的,但此命主要在艺术上成名而近贵并不为官之象;为什么呢?以年月官星被月令伤官先破去除之故。这个命局主要依伤官佩印议论,极其符合伤食重日主弱印有强根的《子平真诠》对“份官佩印”格局的要求,故主学术精通而著名成功于世。这种八字若无深厚功力是很难断对其人生运行轨迹的。

例5.乾造 壬子 丁未 甲寅 丙寅

夏木取富贵论有二条路线:一者用金水来作官印杀印局;二者用火土伤食生财来作局;大忌金水火土相混杂战斗而成下下之格。这个八字甲寅生于六月透出丙丁火神可用火土伤食议论,不料年上壬子水合丁去丙伤食乏力无用,未中己土又被局中比劫重重分夺,壬子水印生木去火仅旺了一个日主身子,财官死绝成禄逐马之象,是以至今孓然一身在京飘荡。

这个男命也对数术十分钻研,曾帮过山东某大师“打过江山”,人是一个很善良实在的人,可惜命运不济呀!

例6.乾造壬子 丁未 乙巳 戊寅

这个男命与上个八字很为类似,也是夏木。这个八字喜戊土透出能去年上壬子水,只要火土旺年可小发致富,但毕竟丁壬一合,戊土又坐寅支去之不尽,格中病症难愈也难作大富贵论。

局中身弱财星比劫争战,定是离异之象。天月德落在日主,性情慈善又必然矣。

大凡一个八字拿来必要用《三命通会》中系列诗诀大纲去套大框框,然后细论“去留舒配”和“轻重较量”,这样方才是一条论命的真路子。

三、穷通寿夭

我们知道从一个八字的十神组合和三主四限就可以大致推断一个人一辈子的主要事象,但是若能够结合大运的话估计推算会更趋于精确和完整。俗说中视日主强为惟一标准从而划分出:日主强行官杀财星伤食、日主弱行比劫印枭俱作吉运;日主强行印劫、日主弱行官杀财星伤食俱作凶运的简单化二分法是十分肤浅可笑的;这是因为一个八字行运的吉凶主要取决于八字全局来言的而不仅仅决定于日主强弱此一点上。

一个八字行运吉凶的确可以凭藉“病药”说来分析周详的。问题是各种命局的“病症”是千变万化无有一定准的,都要具体命局具体分析。大致而言,八字命局中的“病症”有二大类:一者格局之成败救应;二者日主、用神、相神、格局之间的力量均衡问题。前者可以用“去留舒配”来取则,后者则可依“轻重较量”来比拟。不同的格局行好运时就会体现不同的人生好事;同理不同的格局行凶运时就会体现不同的人生灾厄,这些应事当依具体格局来分夺。

关于人生的种种灾难是八字命学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主要包括牢狱、车祸、疾病和死亡等内容。

关于牢狱之灾的看法,一者主要从格局上去判定,特别注重流年对全局的影响。比较典型的是六格之中官杀混杂与身战斗者、财破印党杀与身恃势战斗者、伤官与官星恃势斗争者、伤官羊刃冲动者皆是犯牢狱的主象。二者要从神煞角度去看。

关于车祸疾病的看法,主要是从八字四柱中十神轻重的角度去把握衡量。

关于死亡(寿元)的判定,是八字推算中最要紧的最后一环。古人曾对“死亡”(即寿元)命理作过不少探讨,比如《渊海子评》中的论格局生死引用就是最重要的一篇文章。其文云:

夫格局者,自有定论,今略而述。

印绶见财,行财运又兼死绝,必入黄泉;如有比肩庶有解。

正官见杀及伤官刑冲破害,岁运相并必死。

正财偏财见比肩分夺,劫财羊刃又见岁运冲合,必死。

伤官之格,财旺身弱官杀重见混杂冲刃,岁运又见必死,活则残伤。

拱禄拱贵填实,又见官杀空之冲刃,岁运重见即死。

日禄归时刑冲破害,见七杀官星空亡冲而必死。

杀官大忌岁运相并必死。

其余诸格,并忌杀及填实,岁运并临必死。会诸凶神恶煞勾绞空亡吊客墓病死官诸杀,十死八九。官星太岁,财多身弱,原犯七杀,身轻有救则吉,无救则凶。

金多夭折,水盛飘流,木旺则夭,士多呆杀,火多顽愚;大过不及作此论,亦不可拘。一须肯断二须理会推之,求其生死决矣。

《三命通会?论寿夭》中则云:“子平以印绶重逢者寿,八字停均者寿,六格犯憎嫌者不寿;余验人命信然。”

另外八字命学中又依正印和食神为寿星,以为看人之寿元跟正印食神这二颗吉星大有关系。笔者以为一个人的寿命固然跟八字全局有关,但跟个人禀赋和后天生活方式大有直接之因果关系,故而正印旺相不过不及表示禀赋良好可以获得高寿,又食神旺相不过不及纯粹又不受克损破坏,则表示其人乐观达天又善饮食营养,这些都是长寿的主要条件。换言之,正印食神所代表的心性淡泊开朗生活安定注意保养的种种特性都是有利于高寿的主象,故而古人谓之为“寿星”是极有道理的。

大概而言依照一个八字的格局来判定一个人死于何步大运是较清晰的,不过夭亡类八字的确不甚容易看定。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是正常生活到老年后死亡,这种人生的典型呈象信息笔者是很容易看出来的。换言之,看一个人死于大运何字上面是较容易的。现代有些术者以为死亡不可推算这纯粹是胡说八道,死亡作为人生命运中最重大的一个生命现象,是有其必然之规律可追循的。它代表着一个“小天地”(小宇宙)的毁灭与消失,自有其命运层面上的意义和在大天地中演化形式的结果。

例1.坤造 戊申 己未 戊申 己未

这个女命是北京易友张计华在壬午年春天首次拜访笔者时让看的一个八字,笔者见壬午流年日主戊土犯太岁又见羊刃,又羊刃逢合时月两支,屡犯羊刃流年之大忌;又八字全局年日月时屡犯病符伏吟,就开口直断壬午岁有生死之灾。果然已在壬午年农历三月份(辰月)因子宫肿瘤不治而死亡。

例.2乾造 壬子 甲辰 庚午 乙酉

杂气伤官格,伤食太重财星虚浮反而有背禄逐马之势。庚日用甲木为偏财,甲辰之木固然衰微,主父亲一生贫贱;但甲木偏财未受其他庚辛字攻击反有年上壬子水生助,主父亲贫贱但又高寿。但今年甲申父亲偏财出头重现又三合水局来泛木,恐农历三月份父亲难过。这个命主对笔者所推断还半信半疑,但事实是其父果然在甲申年辰月丙戍日巳时去世了。

大凡看一个人六亲死亡的信息,首先要根据八字全局来定此一六亲的寿元高低如何,然后结合岁运去断。

例3 .乾造 戊申 壬戍 庚午 戊寅

这个男命用年上戊士偏印为祖父;戊土自坐长生又得地支火局相生,可知祖父必为高寿之人。现大运丙寅冲申金又正是戊土之七杀,又知祖父必死于日主丙寅这一步运中。去年癸末中太岁戊癸一合去之,祖父去世。

例4.乾造 癸卯 甲子 庚寅 壬午

这个男命金水伤官见日时木火本作贵命论,不料运走西北;第三步走辛酉羊刃大运形成伤官背禄的格局,于癸亥年因抢劫杀人而判死缓。《通会?金声玉振赋》云:“水冷 金寒兼拱北,身世浮沉”其释:“金水伤官只宜东南行运吉。”金水份官为什么喜走东南忌行西北呢?以金水伤官本身已背禄又行西方逐马之地,财官死绝身世就难免孤独飘浮了;金水伤官运走东南财官之乡为向禄临马则作吉论了。

大凡八字中以金神庚辛申酉为天地真杀气,又会凶神诸恶煞最容犯牢狱之灾。

例5. 乾造 丁丑 癸丑 壬午 癸卯

5岁大运壬子,流年壬午

这个男孩壬水生于腊月寒冬水冷土寒,全凭年干丁火用神通根支午宫而作生机看;不料月时干癸水破丁,大运壬子流年壬午与日柱伏吟水势泛滥无收,阳刃又冲火星烟灭,竟于壬午岁腊月初四中午上厕所时跌入粪泄淹死。

这个男孩之所以夭亡,主要原因是冬水泛滥而无土神堤防,其死于粪池也是水势波荡之象也。或云冬水冰冻,何来水神泛波之象,乃是命中丁午火解冻而水扬声也。壬子运壬午岁会命局中三水,五水汹涌物极则反而夭也。

例6. 乾造 壬午 乙酉 壬午 丁未

这个男命因为患咽喉癌在辛巳岁做手术后情况良好,但因其毕竟为恶疾令家人十分担心。现看这个八字的寿元,印格用财星破印生官,身主不旺而有官化为杀之象,火财破金印,故患咽喉气管肺部之恶疾。现行乙卯伤官冲击提纲,64岁换运丙辰,财星透出又为日干墓地大凶。但辰中有水余气助日又辰酉生金,病情不会恶化而致无救。惟74岁交丁巳大运,丁火偏财乃酉印之七杀,原局“病症”重遇又三会火局日主绝地,必死于丁字一运上了。

第七章 我的一些命学文章

自2002年春天开始,笔者开始撰写一些文章来宣传发扬传统命学的主要核心思想。这些文章主要发表于《易海方舟》、《易友园地》极一些互联网之周易网站上,引起了一定的反响。为了方便读者对传统经典八字命学的认知与理解,本章将收录一些已发表和未发表的稿件来作为本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一、 八字用神原意考辩

二、 八字命学道统纲要

三、 八字命学道统精要

四、 八字命学道统论要

五、 大匠

六、 狮子吼

七、 八字全局观

八、 年柱论要

九、 八字经典命书论略

十:破除《滴天髓》之学术迷信

十一:心花发现

论文一:八字用神原意考辩

用神是八字论命的核心概念。绝大多数的古书如《命理约言》、《命理探源》、《滴天髓》、《子平真诠评注》等皆人命局中和平衡的角度出发,以日主的强弱为依归,从扶抑、调候、通关、强寡等多方面来找出命局病症(不平衡)所在,然后选择一个针对病症的药物来治疗解决;此类药物就是“用神”。受上述古书的影响,现代人的著论命或研究八字都是按照此一用神概念(定义)来展开的。那么要问的是,八字学的祖宗书源头书《渊海子评》集大成书《三命通会》是否也持上述的用神观呢?八字学的发明者徐子平、传承者徐大升、集大成者万育吾的脑子里的用神观又是什么样的呢?这就要我们去挖掘探索。

研究一种学术,必须要追根溯源。了解最初发明者、传承者、创造者、集大成者们脑中真实的原始的学术理念,而不能仅凭后来研究者们的一些所谓的“研究”论述为依据去舍本逐末地来想象认识学术的本来面目。学习八字命学应同样如此,我们要去找根寻源。任何学术都有个“源清流浊”的问题。就是讲在一种学术创造发明的伊始,学术上的一些概念、观点、立论都是一般比较明朗清晰的;这就是“源清”。随着学术的发展后来研究者的大量卷入,一些研究者往往会凭借个人的“小聪明”去妄加猜测曲解甚至无视发明者们在学术上的一些很明确的观点或理论,并且著述成书遗毒后人;这就是“流浊”。这种学术的流弊在八字命学的发展过程中显得犹为突出。比如八字中的阳刃《渊海子评》《三命通会》在“论阳刃”章节里都明确无误的记着“甲丙戊庚壬五阳干有刃,乙丁已辛癸五阴干无刃”此一观点特别明确,可偏偏现代不少人爱钻牛角尖来论证五阴干之阳刃,岂不太枉费心思?当然,这里的“阳刃”问题尚是小节无妨大局。可偏偏在八字中的“用神”此一核心概念之上,我们绝大多数人受《神峰通考》“病药说”的误导,曲解用神原始本义并未从根本上弄清“用神”定义的本来面目。我们研究命学在多看古书少看现代的书;要多看古书中的源头书祖宗书集大成书,少看古书中的后来者书一家之言的书文人写的书。八字学中的祖宗书首推《渊海子评》,集大成书莫过于《三命通会》。至于其他《通考》、《探源》、《滴天髓》皆其枝末矣。况且《渊海子评?会要命书说》讲“夫造命书,先贤已穷尽天地精微之蕴极矣。”是书的原理可以“删繁就简,永为矜式”。看看这句话再对比一下现今易学界,哪来那么多的八字新体系发明新理论?反而异端邪说风行于世什么“隔不作用”“天干与地支不能直接生克”“月令决定日主旺衰的百分之五十”“虚实作用”等奇谈怪论,闻所未闻匪夷所思让人大惑。

关于用神概念的原始含义,在《渊海子评》中有白纸黑字明确无误地记载,绝非后人所谓“药物”用神观。现笔摘录其中的赋文诠释,征之于《三命通会》中的相应条文来全面阐释证明两书中所表述的古人真实的用神思想还历史一个清白。笔者因为弄清了用神的真实含义之后再来看八字得心应手,为人析命屡屡在验。要强调的是笔者为人推命,都是领会了《三命通会》《渊海子评》两书的实质精神去作实践的并没有任何创新变法。

《渊海子评?继善篇》赋文云“欲知贵贱,先观月令及提纲。”其诠释“月令乃八字之纲领。更知节气之深浅,以知祸福。如寅有艮土,余气七日半,丙火寄生又七日半,甲木正令共十五日。此中不知用何为祸为福。见正官正印食神则吉,伤官偏印则祸矣。”这里的“不知用何为祸为福”一句颇为重要,其中的“用”字是针对后文中“官印食、伤枭”来言的。又赋文云:“用神不可损伤,日主最宜健旺。”其诠释为:“如月令有官不可伤,有财不可劫,有印不可破。凡柱中有用之弹,不可损坏仍要日干强健则能任其财神。”请注意:这里的“用神”被表述为“柱中有用之神。”如何为“有用”?就是要求“不可损坏,”官被伤、财被劫、印被破是矣。又赋文云:“取用凭于生月,当推究于浅深;发觉在于日时,要消详于强弱。”其诠释为“用者,月令中所藏者。如甲木生于十一月,乃建子之月,既依子中所藏癸水为用神;癸为用,忌土克之,要日时相辅其旺相休囚可也。其余仿此而推之。”这段文字很是重要首次明确提出用神定义,并且举例说明佐证。何为用神?用神是指月令中所藏的人元而非后人所谓的“病药之用神。如何取用神?一要从生月中所藏人元的浅深来定夺;二要以日时来挖掘发觉考虑用神的强弱。“取用凭于生月”强调取用神首先要从月令中去看取,更重在推究浅深,即月令中所藏的人元何者当令,以知祸福。“发觉在于日时”,就是讲用神也可以从日时干支来取用。这就古命书所讲的日贵、魁罡、金神、时上偏财、时上一位贵等格局的原因。另外用神要“消详于强弱”,要考虑用神的旺相休囚。这句话跟《三命通会?论正官》中所讲的“日主用神太盛,宜时以节制之;日主用神太衰,宜时以补助之。柱中虽有凶神,时能节制,亦不能为祸,此看命之要法也”的意思是一样的。用神太盛要克制,用神太衰要扶助。若按大多数人的“药物”用神观来看,用神宜旺不宜衰,岂有用神太盛要节制的道理?故而从中可以看出原始的用神观跟俗说用神观的确完全不是一码事。此段文字中的“取用”两字最值推敲玩味。下面请看《三命通会?论正官》中讲“取官星不必泥月令支辰,或月日时干支,只一处有,不曾损伤,皆可取用。”再看《通会?论伤官》中讲“伤官者,我生彼之谓;乃甲见丁、乙见丙之类。甲用辛为官,丁火乘旺盗我之气,克制辛金,使不辅甲为贵,故名伤官。”又看《通会?论阳刃》中讲“甲见已为妻财,四柱却有乙卯,己土受伤,不能扶甲,故主克妻子。岁运复临,劫刃旺相,诚所不免。如别位逢庚辛申酉,庚能邀乙为妻,即成眷属,不为甲之七煞,辛辅甲为贵,能克破乙煞,反凶为吉”。还看《通会?论十干坐支兼得月时及行运吉凶?甲乙》中讲“六甲日用辛为正官,庚为偏官,戊己为财。如年月时中透出戊己辛字,生三秋四季及金土局,财官有用。"这里“甲用辛为官”中的“用”就是“取用”、“取作用神”的意思。又“取官星不必拘泥于月令”一句更表明,能否取辛金作日主的用神,关键在于官星是否受到损伤而不在于位置。此官星不伤损则可以“财官有用”,“有用”就是官星有气旺相能发挥作用。如何发挥作用就是“辛辅甲为贵”。如果辛金受丁火克制没法作用了,那么“辛金不辅甲为贵”。再如己土为甲木正财,己土受伤,就不能“扶甲”了。用神的作用是什么呢?就是“辅”“扶”日主,其意就是用神有气就可发挥作用来辅助日主。一旦受伤用神就无法作用为。日主效劳了,“辛金不辅甲”“己土不能扶甲”了。至此我们就可以深切理解“取用”的原意,取柱中旺相有气可以发挥作用服务效力于日主的吉神而已,并不是什么“病药”之神。《渊海子评?宝法第一》中讲:“子平一法,专以日干为主,而依提纲所用之物为令,次乃年日时支以表其端,,。在其注文中最是明确白纸黑字地讲“用神者,月中所藏之神以之为用。”(此段原文请参考上海广益书局《渊海子评》版本)这里的“用神”定义最为清晰,其中的关键词眼是“以之为用”;何意?取月令中当权的人元来发挥作用服务日主;财官印食吉神为日主作用服务吉命;杀劫枭刃伤为日主作用服务凶命。

下面再来看《渊海子评?群兴论》中的用神观是什么样的?,,夫人生有富贵之荣而当兴,富贵而且享福而保其终身,其故何也?盖四柱中身主专旺,而其所用吉神或为财、或为官、或为印绶,俱归禄当权得令,不偏不杂又无刑冲伤损克害,方为富贵本源之不杂也。”这段话彻底表明富贵享福之人,所用用神皆是吉神财官印食,日主身旺能驾驭能为我所用,这些用神义带禄得令无伤损可以发挥作川而来保护日主享受富贵终身。义云:“夫人之生又有穷饿其身,愁苦孤寒颠倒无何;一旦逢时兴然而起,或当盈财满屋白手庄田,或致君泽民独步台鼎;斯人也前后异见,其故何也?盖因柱中日主生气未旺,所用贵神悉皆得位而成旺,又且合格,奈何日主无力不能胜任其福亦劳困偃赛;忽逢运扶其日干得其强健,用神出虎啸风生,原命用神方为我用我其乘之,则勃然而兴。是偏气乘和,衰以遇旺,故迎吉而能崛起。若夫建业创功,有大小之不同,当于所遭命之轻重,辩之可也。”这段文字最为重要从中完全可以看出《渊海子评》用神真言意义所在。《渊海予评》认为“崛起”之人的八字的根本问题不是局中没有用神,是有用神旺相可以发挥作用而且合格,只是原因在于日主太弱不能胜任驾驭用神无法被我所用的缘故。一旦霹主身旺日主强盛可以驾驭原局用神,则原命用神方始被日主控制来发挥作用为日主服务效力,则日主乘之虎啸风生横发矣!若依后人的病药用神观来看,这种八字的用神是在比肩印绶,走身旺运就是用神大运,岂有“原命用神为我所用"一说?两者之差异不阍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实际上这段文字说明古人取用神的本意是不在于日主强弱如何,首先在于局中财官印食是否存在是否旺相是否损坏。任何命局只要财官印食生旺不遭破坏日主有力借财官印食为我所用皆是富贵之命。若日主衰弱无力驾驭吉神用神那么不胜其福亦为艰难之命,只有走身旺运,原命用神发挥功用被我日主利用始可大发。如果局中无财官印食只有杀刃劫伤,无论身旺身弱下贱命无疑?。当然凶神如果制化也可借来服役日主,则日主也可富贵一番了。

至此笔者深深地体会到了八字学创造者们心底最真实的用神观。所谓用神,服务于日主为我发挥功用效力的吉神而已(凶神则要制化后方可用)。日主就是命局中的君主皇帝,用神是命局中的人臣。日主有力自可驾驭用神大臣来替君主服役造福日主。日主无力无控御之则用神大臣自擅主张不肯效力尽忠于我身矣。至于看命要先看提纲月令关键在于月令相当于大臣中的内阁首脑,关乎日主祸福最重。况且月令是天命的体现。命无令不行,令无命不立。一个人的沉浮一生是老天爷“造化”的杰作体现了“天命”的意志。此一“天命”就是主要从月令中表现出来的,换言之天之所命就是月令了。

至于局中凶神要取作用神为日主发挥作用造福日主,则首先要制化之。比如七杀要制要化方可假杀为权为日主所用,此即《渊海子评?论七杀》中取“君子控御小人之道”的比类论述的确切含义。其他伤、刃、劫、枭莫不如此。

因此研判八字首先要看日主盛衰以定驾驭能力是否胜任,再看局中月令何神当权得令。吉神要生要扶,凶神要制要化。日主有力吉神生旺拱护则一生富贵,凶神生旺肆虐则一生贫贱;吉凶神不一则一一生成败不一。后人不明八字创造者们确立的十神分别竟妄称十神无吉凶分别谬误太甚了。须要说明的是《渊海子评》《三命通会》两书论述财官印食杀劫枭刃伤之章节,皆是按月令来展开的,研读两书不明此理则会有离题万里之谬。

当然,这种论命用神观仅符合正格,外格则又不尽然矣。《渊海子评》讲“正杂气凭财官印绶为贵,富贵之命,若成外格时,要全无点财官,方为富贵之命矣。”最后要说明的是现代入用“病药”用神观来论命也时有应验,根本在于它所择用神同月令碰巧是重合一致的缘故。

论文二:八字命学道统纲要

关于“道统”这个范围与运用,主要来源于儒家。“道统”一说最早由唐代韩愈提出,后被两程及朱熹所继承,以示理学得承孔盂之道的正宗与主流。今天,笔者运用“道统”范畴来概括范围八字命学的主要源流,为的是继承八字先贤徐子平、徐大升、万民英、沈孝瞻四位先生一脉相承的命学本真理念,用以区别于后世张楠、陈素庵、任铁樵、袁树珊以及当代诸多术土旁门左出的命学支流与歧途。八字道统的主要学术思想是要恢复八字学本来面目,澄清后世术土的种种流弊与偏执,扫除历史尘埃还真相于天下。

大概而言,八字道统主要是依徐子平先生的《碌珞子三命消息赋注》徐大升先生的《渊海子评》、万民英先生的《三命通会》沈孝瞻先生的《子平真诠》四本书为根据,运用经学研究的考据、训诂方法,阐发四位先生原始的真实的用神、十神、格局、岁运、神煞诸方面的正确理念,清晰完善八字命学的经典理论体系,让当今以及未来世后学得以窥探命学全体,使此一学术得以长久维继与发扬光大。

一、用神真实理念考辩

一般八字俗说中皆以“病药”用神观为依归,认为治疗命局“疾病”的“药物”就是用神。这种观点自《神峰通考》的“病药说”肇其源头流浊至今,后世学者莫不以为其是正理,遂至数百年来鲜有学人穷诘其说。那么要问的是子平、大升、民英、孝瞻四位先生是否也持这种“病药”用神观?事实上根本不是!

关于用神概念的原始理念与确实含义在《渊海子评》中有白纸黑字明确无误的记载,绝非后人所谓的“病药”用神观。《通会》《真诠》则禀承《渊海》此一用神理念去展开讨论命局的。这种“展开”在两书中都有广泛的明显的论述与记载,从中可以看出命学道统的一脉相承与流传。

《渊海子评?继善篇》赋文云:“取用凭于生月,当推究其浅深;发觉在子日时,要消详于强弱。”其释:“用者,月中所藏者。如甲木生于十一月,乃建子之月,即以月中所藏癸水为用神。癸为用,忌土克之。要日月时相辅其旺相休囚可也。其余防此而推。”这段释文十分明白,八字中的用神就是专指月令中所藏的人元而非什么“病药”之用神。又《渊海子平?论宝法》讲:“子平一法,以日为主,只看提纲为重,次用年日时支合成格局,方可断之。皆以月令为用,不可以年取格。凡看子平之数,取格不定,十有九差。”在其注文中最是白纸黑字地讲:“用神者,月中所藏之神以之为用。”(此段原文请参阅上海广益书局版《渊海子评》书第72页)这里的用神定义最为清晰,其中的关键词眼是“以之为用”,何意?就是取月令中当权的人元(即“节气浅深’’中的司令之物)来发挥作用服务日主。关于这种专取月令人元取作用神的观点,在《渊海子评》的“喜忌篇”、“继善篇”、“群兴论”、“论兴亡"中都曾反复谈到,请朋友们查书证实以示我之不诬。

《渊海子评》既持如是用神观,那么《三命通会》真的是禀承此一用神观点吗?请看万民英先生书中的议论。《通会?论人元司事》中讲:“……天地各正其位,成才于两间者,乃所谓人也。故支中所藏者主命,谓之人元,名为司事之神。以命术言之,为月令用神。经云:用神不可损伤,日主最宜健旺是也。”请注意:万民英先生的确继承了《渊海》的思想,用神仍被表述为:“以命术言之,为月令用神。”在实际评命中万民英先生一直禀持这种用神思路。比如其在论夏木中有诗云:“甲乙夏生四五月,庚辛带水却为宜;土神未月连金用,不透伤官贵可知。”其释:“甲乙夏生,乃食伤与财为用……。”再请注意释文明显与《渊海》的用神观是完全一一致的。因为甲乙生于夏季刚好是夏季中火土人元当权司令,火土对甲乙日主来讲就是食伤与财神,因此方有“乃伤食与财为用”一言。像这种例证在《通会》一书中比比皆是,惜后人粗率不肯细细体味以至难于了解其中“真意”了。

《子平真诠》一书则独得《渊海》《通会》二书精髓,惜民国徐乐吾妄知妄作去做所谓的“评注”,误导后人其过不小。《子平真诠?论用神》中开口就讲:“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财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顺用之者也;煞伤劫刃此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当顺而顺,当逆而逆,配合得宜,皆为贵格。”此段文字最为经典重要其中透露了三层命学道统的真实理念:一者用神专指月令人元包括财官印食伤刃之类十神;二者用神有十类(即十神);十神是要分吉凶的,要顺逆取用配合;三者用神所在就是格局所在;月令用神格局是三位一体的。关于此三条中的后二者笔者将会展开讨论证明。这里强调的是:沈孝瞻先生脑中的用神的确是“道统”中的用神观还是以月令人元来确定的。可惜的是徐乐吾氏不解用神本意妄作注解,以“扶抑”、“病药”、“调候”、“专旺”、“通关”五法来讲取用神,大放阙词贻误后学真令先贤在天之灵寒心。台湾武陵出版社出版的陈致极先生的《八字与中国智慧》书中发现了徐乐吾氏此一荒唐做法,作子严厉地批驳可谓慧眼独具。

《神峰通考》“病药”说一出数百年来无人真正洞察用神原始理念,大多数人以讹传讹其说不知蒙蔽了多少后人。考当今世多少人仍持其说来研究命学,根本已失纵然舌吐莲花下笔千言也已悖离大道矣。

二、十神吉凶性情分别考证

一般八字俗说中以为官、杀、财、伤、食、印、枭、刃、劫等十神是不分?吉凶喜忌的,可以视官杀为一一类、正偏财为一类、印枭为一类、伤食为一类、劫刃禄一类。此种俗说流行已久牢不可破然其说真有道理乎?错,大错特错!《渊海》《通会》《真诠》三书皆分十神吉凶性情来定夺,从无徒以日主强弱为惟一标准来衡量混沌十神的。关于对命学道统的论述与证明,笔者从不作空穴来风办戒附会臆想,只是尽量贴近真实理解古人书中所表述的原意。对于十神要分吉凶性情这一历史事实,笔者也是有根有据的。

《渊海子平》中的“喜忌篇”是命学中的经典赋文,所谓的“喜忌篇”赋名,其释就是:“喜者,吉神也;忌者凶煞也。”这跟《渊海》中的另一“爱憎赋”如同一辙。至于其赋文中的“若乃时逢七煞,见之未必为凶;月制干强,其杀反为权印。”则清楚地表明:“时逢七煞”一般都作凶论;只有月上制伏,才可化凶为吉。又赋文云:“若逢伤官月建,如凶处未必为凶。”其赋文表述方式与前句一样,月令伤宫本来就是“凶处”口又“劫财阳刃,切忌时逢;岁运并临,灾殃应至。”则是直接了当地认为劫财阳刃就是大凶神,绝对不可岁运并临。只有在“日干元气”的情况下“时逢阳刃不为凶。”“继善篇’’中则云:“官星正气,切忌刑冲,”以为官星吉神不可以犯刑冲伤害。又云:“小人命内,亦有正印官星”“君子格中,也犯七杀阳刃。”其释文也说明,小人命内虽得正印官星吉神只因为破伤破坏了,所以不成君子反成小人之命。至于君子格中虽犯七杀阳刃凶神只因凶神制伏了,所以反不为小人而作君子看待。从这些释文中可以看出《渊海》是将十神分吉凶的,不可将它们混为一谈。并且凶神要制伏方不为凶,吉神若遭破坏则不成吉。细言之,吉神要生之助之,凶神要制之化之。如果吉神不伤,必为吉利;凶神不制,则必施虐。个中道理,显而易见。

《三命通会?明通赋》中清楚地讲明了十神吉凶分别及转化条件。要知道“明通赋”乃徐子平手撰,后世的“喜忌篇”、“继善篇”,皆是从此赋中增删摘录重新加工而成。因此万民英先生对此赋极其重视,详加注释发明子平遗意,实际今子平家中第一赋文矣!

赋文云:“向官旺以成功,人格局而致贵。官印财食为吉,平定遂良;煞伤枭败为凶,转用为福。”万氐释文:“五行临官帝旺在四柱为本宫成功之地。人格局则贵,破格局则贱。如官印财食本是吉神,须无伤克冲刑破败,则为平定遂良,乃人格也。煞伤枭败本为凶神,若有制伏去留合化,是谓转用为福,亦人格。观下取用诸格局,其喜忌自见也。四吉四凶,格局之最重者也。”上段万氐释文何等清楚明嘹十神要分吉凶。吉神不可伤损,凶神务须制伏,此乃一定规矩也。其论与《渊海》心心要印,夫复何疑?

至于沈孝瞻先生所以为:“财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顺用着也;煞伤枭刃,此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其观点何等鲜明十神要分吉凶定性。这与徐乐吾、任铁樵之所谓的十神“名称善恶,无关吉凶”谬论何等迥异!财官印食,正是因为其为吉神,所以方有“三奇真贵”之说。所谓“男命身强,遇三奇为一品之贵”“财官印绶三般物,女命逢之必旺夫”是也。不论男女命局只要四柱全部透出财官印食三奇四吉地支通根不犯重大刑冲克害都作富贵好命看,十不失一诸君请试验之。

三、六格大纲

一般八字俗说中将格局理论弃之如敝履,殊不知《渊海》《通会》《真诠》诸书最重格局,先贤研命之心血精髓全注于斯,道统在兹!后世不学无术之徒不解古人妙理徒以浅见乱人耳目,不亦悲乎?甚者将格局与用神分裂开来以至谬说流行于世自相矛盾,鲜有智者指出其中之弊。愚虽不才幸探得古人心怀,不揣浅陋诚惶诚恐欲将个中先贤理念传以现在乃至未来世;若能裨益开示后学少滋疑惑,则余之幸哉!道之幸哉!

传统论格大纲,专重官、印、财、杀、伤、食六格。实际上六格的确定,主要是依据月令中的人元用神定出来的。换言之,月令人元一字可定用神格局也。格局即用神,用神即格局是也(此处格局乃“正格”也)。对于恢复月令用神格局本来统一一的历史面目,我们可以从《渊海子评!论大运》中看出:“古人以甲子、乙丑名支干、六十甲子用“花”字,皆是以木喻之。若天干地支得时自然开花,结子茂盛。月令者,人元也。命运就从月上起。臂之树苗,则之见苗,财知其(树)名,(见)月令用神则知其格……”这句话中“(见)月令用神则知其格”是个关键,表明从用神知格局跟见树苗而知树名一般仿佛,见树苗则知其树名,见用神则知格局也。显而易见,用神跟格局实质上是一回事。命运从月上起,缘何?月令为命也。命无令而不行,令无命而不立。运从月上起,月为运元是也。是故学者精研人命,务须围绕在月令此一核心字上也。

关于月令、用神、格局的三位一体,《子平真诠》讲的最为透彻,所谓:“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这句话彻底表明沈孝瞻先生确已探得古人正统所在指出用神格局的统一。至于用神分吉凶“逆顺配合,皆成贵格,,说,更显出先生荷担八字传统的王者风范。自明至清数百年间,先生一人而已矣。

六格配合成立大纲不外是据于月令用神吉凶来采取顺逆手段:财官印食吉神属月令,岁时柱有十神生之护之,是为顺用,可成贵格。所谓“是以顺而用之者,则财喜食神以相生,生官以护财”此财格也。“官喜透财以相生,生印以护官”此官格也。“印喜官煞以相生,劫才以护印”,此印格也。“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财以护食”此食格也。此四者吉神顺用之征。至于煞伤杀刃凶神居月令,岁时柱有十神制之化之,是为逆用,可以成格。所谓“不善而逆用之,则七煞喜食神以制伏,忌财印以资扶”此煞格也。“伤官喜佩印以制伏,生财以化伤”此伤官格也。“阳刃喜官煞以制伏,忌官煞之俱无”此阳刃也。“月劫喜官以制伏,利用财而透食伤化劫”此月劫也。《真诠》对此种种归结:“此顺逆之大略也。”

实际上,按日干跟月令地支生克又分为十神十条目,古人议论精微将之说结成六格大纲,又可散之为官、杀、正财、偏财、印绶、枭印、伤官、食神、建禄(月劫)、阳刃十类组合;统一此二者方为完壁。观《三命通会》“卷五”所述就是立足于十条目展开的;并且纬以年日时十神吉凶喜忌辩论全面。大凡论命格局皆依月令为权柄参之喜忌而顺逆取舍,贯通年月日时四柱八字,成中有败,败中有成,伤中有救,千变万化, 总以一理以权衡;个中精蕴请详观《子平真诠》篇幅当中纵横议论。

四、岁远流转

一般八字俗说中或以为大运重于流年、或流年重于大运;或大运两字共管十年、或两字分开各管五年种种不一。至于真正岁运命局关系少有人真正去据理证明,愚精研熟读《通会》不下百余遍,十二卷篇幅文字无不虑心涵泳反复沉潜,揣磨先贤心髓贯彻《渊海》《真诠》诚恐臆会误解古人正法意思。幸读《通会?明通赋》释文其中讲述岁运关系最为精邃,从中可以探得《渊海》论述岁运关系的原理依据。

万民英先生云:“岁者,.天之所覆;运者,地之所载”此论最具见地切中岁运实质关系,愚读此论心中对《渊海》中的岁运君臣说、流年重干大运重支的种种疑问涣然冰释悟性大开。岁既象天之所覆,干者,天象也;是以流年当重干也。运即象地之所载,支者,地象也;是以大运当重支也。其理之诚是意味深长不易得也。岁运既拟天覆地载则八字命局自然为人也,人居天覆地载之中遂有万千气象无穷造化焉。

岁运即象天法地,则《渊海》中论述岁运关系“君臣说”也可理解的一清二楚。请闻其详:岁象天,天者乾道也,统君道也、夫道也、父道也;运象地,地者坤道也,统臣道也、妻道也、子道也。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三纲既定,五常遂分,则岁运“君臣论”岂不明白?自然岁运关系中以岁统运而已。岁为君运为臣,君为主臣为辅,一言可以定矣。是以流年吉大运吉,其岁必吉;流年凶大运凶,其岁必凶不待言矣。若流年吉纵运凶,也无妨其吉;若流年凶纵运吉,也无妨其凶。此四条可视为岁运关系总纲目

将十神吉凶分别格局组合喜忌配之岁运支干,则岁运变化可概观曲。

五、神煞辅佐

神煞既有岂是先贤空设故弄玄虚?壬占中神煞占验比比皆是。大概而言八字论命之神煞,吉神专重于天乙贵人、天月二德、凶煞专重于孤辰、寡宿、华盖、劫杀、亡神、桃花、驿马、羊刃、空亡、红艳、罗网数者而已,并不十分复杂。万民英先生称:“神煞者,天地五行精气也,各有所主吉凶。论命者先推五行体制格局。然后参以神煞,观其事类。”又云:“五行所司者,命也;论命必先以之五行四柱格局,次论神煞吉凶,可以较量祸福之轻重而已”“先论五行见根基之厚薄,分格局之高下,二者相参,庶不差误”先生之见可作后人程式。

论文三 八字命学道统精要

八字命学道统体系它的核心内容就是传统经典六格大纲,所谓的经典六格就是《渊海?百章歌》中所涉及的:“一官二印三财位,四煞五食六伤官;六格局中分造化,高低贵贱几千般。”《通会?论古人立印食财官名义》云:“徐子平识破(造化)此理,故只论财官印食分为六格,而人命之富贵贫贱寿天穷通举不外是,其余格局不过自此而之耳。”

八字命学由于将近上千年的传承与嬗变,命学道统的本真被后世一些术士们所谓的“研究”肢解穿凿附会的面目全非,乃至呈现出一条“源清流浊”的历史轨迹。就是直到今天尚有完全是由主观浅俗臆想堆彻而成的什么“新法”、“正宗”之类流行于世盅惑人心,谬称古人取六格论命可有可无完全是古人无中生有瞎忙乎;反而提出什么格局只有“扶抑”“化气”“从格”三类的混话胡话来,坐井观天夜郎自大靠一些人吹嘘不亦悲乎?事实上古人论命只有“六格”之说,再无其他。就是《真诠》所涉及的“阳刃”“禄劫”之类实际上也可以归人“六格”中讨论。因此任何人研究八字命学如果不涉及六格或者不按六格路线去走,那么就很有可能滑人命学研究的支流与岐途中去,不太可能会真正把握命学法脉的正宗与主流所在。

实际上对经典六格宗旨的把握并不十分困难。首先要明确用神就是月支中司令的人元,用神与格局合二为一。其次要了解十神的吉凶分别与定性。再次配合四柱关系:年为根本造化之主统管一生;月为提纲为用神为格局为论命中心;日为命主贯通三元四柱五行;时为辅佐平生操履所归之处关乎格局成败。最后要掌握“中和”与“平衡”两大原则:一者日主和用神皆须生旺中和,不可太过不可不及;二者日主和用神盛衰须保持“平衡”不可相差悬殊导致倾覆不成造化。

四柱八字当中以年干最尊最关乎人一生造化,特别是月令人兀透于岁干之上,则人生大局一定。若年干通根归禄于年日时支,则年干所示呈象必然会影响贯彻人的一生,若年干衰弱则对日主影响稍微。一般来讲年干与月令几乎可以相提并论,绝对不可等闲视之。印食财官四吉占据年干则福,杀伤枭刃四凶占据年干则祸。四吉之中以官星为福气最重,四凶之中以杀为灾殃最大;是以《通会?论命口诀》云“凡年干上有日之官星福气最厚,有日之七煞终身不可除去。”一般术者都未能充分认识到年干在四柱中的重大影响,因此在论命时往往算不到位。比如己卯、乙亥、甲寅、庚午;乙酉、戊寅、庚申、戊寅;己酉、乙亥、甲辰、乙丑此三造男命,局中皆身旺劫旺都是克妻之命,虽夫妇不和但由于妻星占据岁干且与日主相合,相伴一生之象难于离异。第一造身旺劫旺个性刚强有大男子主义欺妻之象极明;但妻星通根归禄时支根基深厚克之不倒,千离万离终不能散伙。且财神有用劫旺克之不尽,身旺可任小富之命。第二造局中主要木金两行冲战是身(夫)与财(妻)战,最典型的夫妇硬配之象大吵大闹一生不休。第三造日柱与年柱天地德合君臣庆会月柱比劫夺财,虽有大男子主义倾向尚恋及妻子刑克甚少。局中身旺财旺可以发财;但又劫旺一旦财旺又被劫夺,是以仅仅小富而已难发大财。

关于时柱的运用《通会》对此极其重视,认为:“时为归息之地,吉凶全在时消息。日主用神太盛,宜时以节制之;日主用神渐衰,宦时以补助之。柱中虽有凶神,时能节制亦不能为祸。此看命之要法也。”因此六格大纲最忌败格败局字透露于时柱之上,纵岁月日之柱配合成格结局必败。比如正官格或喜带财或喜佩印,但就怕伤官时上出现生旺,晚景必然惨败。又如月令正财格若时上七煞透露,纵身旺可任月令财神可以发财致富,但毕竟时上七煞盗月令财气攻身,发财之际必然祸殃相随,发财之日就是祸发之时岂不凛凛然哉?当然反过来讲成格一字透露在时柱生旺有力,纵一生风浪坎坷晚年终有成功之日。故而《渊海?正官格》认为:“月内有官星,时上有财星,真贵人也。”为何?官格喜带财佩印皆可成格也。

研究八字六格归根到底在于对干支力量盛衰的确定之上,后世术士们不解个中妙理竟以月令为惟一标准来衡量局中其他字的盛衰荒唐不堪。关于局中天干的旺衰按《渊海》《通会》的观点有二种判断方法:一者恃天时之旺;二者自旺。所谓恃天时之旺者,即春木夏火秋金冬水之类是也。所谓“自旺”者,专指天干自坐长生禄旺地支之上。“自旺”是命学道统中极其重要的一个概念。关于“自旺”要分阴阳天干来言,五阳天下自旺无须多说;惟阴干自坐长生一般人不理解。实质上《真诠》所谓“阳长生有力,而阴长生不甚有力,然亦不弱”的观点是可以成立的。凡局中十神要生旺有力方可发挥作用取得实果如果十神衰弱不堪任事贝鲢是虚花之象中看不中用;比如局中财神衰弱无用则其人在财物上往往只有虚名而无实利。日主为阳干务要身健方可为成实之命;日主为阴于只须中和不可太旺。《通会》云:“五阴之干颠倒而人不知,不宜身旺,须中和则可”是也。

日主用神固喜生旺但不可太过亦不可不及务须中和。大约而言局中用神、十神、日主最喜归禄为中和生旺。甚于禄位者,是为太过;不及于禄位者,是为不及。柱中四吉神生之护之,四凶神制之化之,是为一般原则。四吉神太过化为凶神,则宜反其道行之,反宜剥削;四凶神力量不及衰弱不能用事者,又宜生助,是为辩证。在四柱格局中日主用神以及“生之护之,制之化之”之类的十神皆要生旺中和归禄,不犯重大刑冲破害配合妥当则必是福禄之命。比如《通会?三奇真贵》中所举命造:“如张居正阁老:乙酉、辛巳、辛酉、辛卯;月令官印建禄,日主坐禄自旺,年乙财引归卯时建禄,是日主财官印俱坐禄,四月天德在辛,辛乙互换归禄,所以少年拜相位为少师。六子父母兄弟俱全,子与弟癸酉同中,一子翰林。前朝阁臣宠任无与为比。又谭论尚书:庚辰、甲申、丁未、丙午;财官印俱在月令,丁未八专又归禄午时,身旺又得三奇,平生以军功贵显一品。”由此二例可看出局中财官印生旺归禄中和,日主身健相停不犯刑冲妨害都是荣华富贵中人。要特别指出的是《神峰通考》一书也曾多次讨论过谭论尚书一命,张楠术士以为其造是“身强杀浅假杀为权”,这种阐命议论极不妥当容易惑人。因为按六格来看,丁火生于七月之中庚金透出正财格,申辰会成官局有气标准的财旺生官贵格,身旺可以胜任是以显贵一品,绝无“假杀为权”掺和着来混讲。

关于岁运的流转和吉凶评判皆要按照“平衡”原则来进行,日主与用神要保持整体上的均衡。日主旺盛,运要补助用神;用神旺相,运宜扶帮日主。《通会?玉井奥诀》云:“用拙而运扶,枯鳞济水;用强而运拙,曲港行舟。”“运凌身弱而适扶用神,运变身强而抑其福气”是也。另外对于“平衡’’原则《通会?子平说辩》中有妙解:“……又如人世用秤称物,以平为准,稍有重轻则不平焉。人生八字为先天之气,臂则称也。其年为钩,时为权,月为提纲,日为铢两。八字以日为主,中有财官印食旺相,日干亦坐旺相之地,如钩绾物与权相应,其命则富则贵。如财官印食旺相,日干乃值休囚,如以钩绾重物与权自不相应,其秤则不平,其命贱而贫。如财官印食休囚,日干值于旺相,亦若钩绾轻物与权自不相应,其秤自不平,其命亦蹇滞。设使三物无气,日主休囚,非贫贱则夭亡,此用平之意也。”从这些论述中可以看出,日主与用神俱生旺均衡必为富贵之造。而日主旺相用神衰微,用神强壮日主不及、日主用神俱疲软者,皆不均平俱有不足。但是结合后天之气大运流年来讲,后天之气或抑或扶日主用神,则人生起伏兴亡的变化就有种种禾同。《渊海子评?群兴论》将人生发达的格局分为“当兴”、“崛起”“骤兴”“中兴”、“末兴”五大类,并且结合命局特征与人生发达情况作了全面的论述十分精确重要。

所谓“当兴者”是指“始终富贵成名建功”之人。其八字中身主专旺,其所用吉神或官印财食,俱各带禄得令,不偏不党,无刑冲克害,出门行运步步皆吉,是以“命运一路滔滔生旺”。

所谓“崛起”者是指“本身穷饥颠倒愁苦逢时兴然而起,,之人。其柱中所用贵神悉皆得位乘旺,又且合格,奈日主无力不能胜任其福,所以劳困偃蹇,忽逢好运生扶日干得其强健,原命用神方为我用,我因乘之,是以“虎啸风生大发富贵。”

所谓“骤兴”者是指“由极贱至极品”之人。其四柱中日主高强'五行纯杀不杂,奈根本原无制伏富贵不成;待运来制伏煞神化为权柄,是以“出类超群发福非常。

所谓“中兴”者是指“始终奋发中间剥落”之人。其柱中日主健旺,用神亦旺,各相力停;只缘行运走夺财伤官破印之乡,乃至中年祸不胜言。后逢好运扶持,使用神一新乃至重发;“如枯苗得雨鸿毛遇风不可御也。”

所谓“末兴”者是指“半世淹蹇晚年成就”之人。其四柱身强,阳刃比肩又各争旺,惟财官煞神等物虚浮轻少,无力而成功名,行运又非作福之地,所以一生饥寒劳苦剥落;直至晚年顿逢好运,补起财官煞神等物,假杀为权制伏羊刃,是以“一身穷困忽然兴起于中年晚景也。”

“群兴论”是《渊海子评》中最重要的一篇论文之一。它对人世问芸芸众生奋斗成功的样式作了大致上的框定,对于我们正确认识人生家庭社会生命的意义有着巨大的价值。一个人在社会上奋斗拼搏,其成功与失败是由一定规律可循的。我们研究八字命学关键就是要认清自我扬长避短乐天知命顺天之化,走一条最适合自己走的人生道路。

关于女命的评判当今绝大数术者已经悖离《渊海》《通会》两书的教诲,不分阴阳将男命女命混为一谈离经叛道实在荒唐。事实上男性女性生理心理等本质上的不同就决定了男女命局必须分论,不仅命学就是相学、中医、修真都应对男女分别对待议论。《渊海》《通会》中论述女命的“八法”“八格”十分全面合理,倘若能够熟练掌握则分析女命几乎可以无有失手,对种种女命的特点与类型可以了如指掌一清二楚。比如“娼妓”女命其命特点为身旺食旺官衰夫绝、或柱中不见官煞、或有官煞而伤官伤尽、或官煞混杂而食神盛旺。又如“淫荡’’女命其命特点是身旺有气满盘官杀人尽可夫。“娼妓”女命一般都缘于贪食贪财而出卖肉体获取财物;而“淫荡”女命则天生风流骨子里不安分多欲多情;两者之间尚有区别。因此论看女命必须按照传统经典方法:先看夫星为终身之主,再看子星为晚年依靠。日主生旺中和最佳,不可太强不服不从丈夫,不可太弱易被夫欺。夫星为天,己身为地;夫星己身生旺中和相停,夫妇荣华白头偕老之象。女命最忌伤官透露生旺无制无化,河东狮吼实男人之“天敌”也。伤官刑夫,轻则夫妇不和夫运欠佳,重则生离死别。女命身旺最喜走财运,财旺生官必然旺夫;女命又忌偏印刑子太甚晚年凄凉。要特别指出的是《滴天髓》及其注者任铁焦之辈论述女命最为荒诞无理百无一是,习者必受其误导。就是任氐书中所举证女命富贵数造皆无一例出乎传统:“财官印绶三般物,女命逢之必旺夫”此一句论述之外,诸君可以查书考证。

关于出身、相貌、性情、六亲、婚姻、学业、工作、财运、灾厄、寿元等方面的专题论述在八字命学道统中都是十分清晰富有条理的,从一个命局中可以非常直观地看出。最后要说明的是研究八字命学及其他术学,关键在于学习的理论对头与否。若无正确的理论指导再多的实践也只能是瞎闯,就是算对一些也只能是碰巧而已。笔者颇反对目前一些研究者们所热衷渲染的所谓“师传”。这些研究者们十分迷信“师传”,对“师传”的“口诀”“秘法”、“绝招”之类很少从理念上去作分析其正确与否,拿到鸡毛就当令箭,人云亦云或对或错皆不知其然。因为事实上平心而论当今好多所谓的江湖上的“人师”“盲师”们其文化、见识、视野、悟性、阅历、胸襟都是十分狭窄有限的,极少有真正的大家出现,所以想从江湖中获取术学的真谛大道基本不可能。当今术学的研究主要视线就应还是集中在古代的一些祖宗书、经典书、源头书中。笔者相信在江湖中或许存在一些秘法,但清醒地看就算存在也只能是一小部分而已。任何术学的传承其大体重点主要内容古人早已记载在书中了,就看我们今天如何去学习与继承了。

论文四 八字命学道统论要

八字命学道统体系是有区别于流行已久的“传统派”俗说和所谓的“新法”。此二派论命系统不管如何相互攻诘,它们有个共同点:那就是皆依日主强弱为中心为惟一标准,人为地将八字划分为两个“阵营”从而来衡量命局岁运的高低顺逆。这两派命学论述从技法角度上看的确可以预测对一些命局,但从命学原理的高度上讲此二派皆未能透彻命学的根本道统,都是后世的一些命学支流与歧途。

命学道统是要恢复传统经典论命的正法体系。其特别强调论命的中心在于月令此一字上。这种强调的依据在于对“算命”中的“命”字的真正理解,“命”与“令”是要联系起来看的。《渊海子评?碧渊赋》云:“尝谓分三气以定三才,播四时以成万物,皆由命令也。斯令者,贯四时而立四柱,专以日主以定三元。命乃无令而不行,令乃无命而不立;信知命令之相参,尤知天地之全体也。”这句话彻底表明人的生辰八字的确定是大自然综合运动的结果是一种“天赋”的表现,这种“天赋”形式被古人形象地拟人地表达为“天”之所“命”。(“天”就是大自然包涵人类社会乃至万物的综合整体)换言之就是“老天爷”(天地全体)“发号施令”,让你在这个时间(生辰八字)内诞生,这就是“天命”。“天命"的具体内涵就是“发号施令”的具体内容,体现在八字中就是月令。月令中的人元就是具体天命的表达反映了一个人一辈子命运的基本格局。所以命学道统取用神取格局皆在此一月令之上做文章的。《通会?论命口诀》云“大凡看命,先看月令有无财官,再看其他。月令为命也。”就是这般道理。后世的《滴天髓》及其注者任铁樵之流并未认识到此一命学建筑的基石反视月令格局可有可无,根本已失何足与大家论命哉!

另外“月令”’此一概念最早出现在《周礼》书中,其原意表示天子随四时节候的变化而相应的发号施令来管理国家。此一“原意”被术家所借鉴来表达“天”跟“人"的关系,这就是八字命学重视月令的根本原因。既然“月令”’是“天命"的体现,那么由月令可以推衍年令、日令、时令皆可以体现不同层次的“天命’’信息。这些年月日时不同的“天命”信息交融包涵在一个生辰八字当中,就会将种种“命令”赋于日主身上,日主受命于这些“令”的驱使就会体现不同的人生经历与遭遇了。当然在年月日时这四个层次当中显然是月令的份量最重,这是因为四季轮回寒暑交替皆是由月令的推动来完成的。月令如此的重要,因此在任何数术分科中都必须视月令为最重要的决定因素。一般六爻占中以为月令与日令同功,显然是荒唐的。同样道理在八字命学中日主仅是四柱之主,是四柱“命令"的接受者与服从者而已。换言之年令、月令、日令、时令是四个不同权力的“领导者”的“发号施令”,日主要权衡“命令”中的轻重缓急去执行之体现之。很明显对于日主来讲,月令这个“顶头上司"的命令是至关紧要的关系到日主的根本利益与安危。因此在日主与月令的关系当中,显然应该以月令为最重要者。后世的任铁樵之流及其信奉者们颠倒日主与月令的本质关系,反客为主反而要求月令是围绕日主的强弱去附合依偎,这就显然违背了古人发明命学的根本宗旨。

月令中的人元(司令之物)就是八字命学道统中的“用神”,人生主要的命运大象就体现在此一字上。比如月令中人元是正官令,这就是“贵命”;月令中人元是财神司令,这就是“富命”。当然月令所体现的命象能否顺利实施体现在日主身上,尚受到日主本身及年日时柱之令的配合或抵触。对于年月日时四柱“命令”的整体关系讨论,这就是道统中的“格局’’理论。要强调的是任何八字的评判都必须围绕“格局”来看大概而言,财官印食四吉占据月令,对日主来讲就是禀受了“好命”“吉命”;岁时两柱就要生之护之则月令此一格局就会真正成立。反之吉神占据月令反被岁时柱破坏之格局受损;对日主来讲禀受“好命,,的程度就会大打折扣。如果杀伤枭刃占据月令日主所受的就是“凶命”,岁时柱务须制之化之月令的凶煞之气则“凶命”就会减轻乃至转危为安,使其人从贫贱中崛起发迹。反之岁时之令去生助月令凶神,月令凶神猖狂如虎添冀发出残酷号令施虐日主,则日主一身危不堪言了。当然对于月令的生助或制化都须保持“中和”状态所谓“中和之气为福厚,偏党之气为灾殃”是也。同时亦要兼带考虑日主的承受能力,到这个日寸候方可以考虑日主的强弱。总的来讲以日为主,以月令为提纲-为用神出处为格局重心所在。岁为主宰统管一生,时为结果平生操履;一生成败即格局成败关键在于时柱之上。

关于格局的配合后世命学支流与歧途不解其中真意,谬论纷纭不司具述。这里笔者略举一二以正本清源还真理于学术界。月令正官岁时透财,谓之官逢财生或财官双美;月令正财岁时透官,谓之财旺生官(月令财神旺相自然可以生官)。财官双美跟财旺生官是两回事。前者是贵命且可以不断升迁(官逢财生越来越旺);后者是富命仅可以小贵而已(比如当今不少成功的企业家发财之后加上“政协’’种种官衔之类是也)。月令正官岁时透印,谓之官星佩印;月令正印岁月透官,谓之官印两余;官星佩印与官印两全也譬不同的。另外食格逢财与财格逢食、杀格逢印与印格逢杀,财格逢杀与杀格逢财等等都是截然不同的。再如官格岁时透出伤官,谓官格逢伤;至于月令伤官岁时透出官星,方可谓之伤官见官;官格逢伤格局破损与伤官见官是绝对两码事不可混为一谈。对照此命学正统中的格局组合再去看看所谓的“新法”“正宗”,其浅陋祖俗臆想也就不值一谈了。

八字道统评论生辰八字皆是从月令此一核心去展开的,包括岁运的流转也同样是格局的延续。流年为天统君道重干兼支,大运为地统臣道重支兼干;格局为人,流年主宰命局大运一切。流年、日主、大运是谓三才,按君、臣、主的关系去讨论具体格局的演变。要强调的是用传统经典六格大纲去看命是极富条理和系统的,可以做到纲举目张心中有数的。我们知道八字的组合有52万种左右之多,这么多的命局我们不可能一一去排出来全面确定。但我们可以按两条线索去把握大体:一条是从月令人元出发,对于十个天干跟月令的120种组合如何成格如何破格都要明白的一清二楚。比如春木建禄或劫刃司令,可取木火通明论看取,顺运必是富贵中人。亦可取官杀来制伏禄刃,逆走北方水地按官印、杀印来论取合格。至于火金俱露交战都是常命。又如春土官杀司令局中有微水走南方运必发富贵,局中水盛再走北方运财来党杀不贫则天。若局中火旺焚木焦土又喜运走北方,若局中火旺再走南方午地官逢火焚日主焦熬,纵有官印之名也多灾厄不测。这些格局的喜忌变化与组合必须烂熟于心中。另一条路子是从日干跟时辰的组合出发对天干跟时辰的120种组合也要明明白白,什么样的时辰跟日主的配合是吉利的或凶恶的,这些东西都要清楚。比如庚日壬午时辛日癸巳时皆是食神骑禄马例一般都是好命,又如丁日辛亥时作时上三奇看也是佳造,又如六癸日甲寅时当以刑合格看取,其格局喜忌自当肚中有数。了解月时两柱两条线路再将它们组合起来则将近有一万多种的命局模式,摘录其中重点则52万种命局岂不一一存乎我心中乎?当然再了解外格从财从杀诸格则自然是锦上添花,阳干从格自比不上阴干从格这是老生常谈;而十干从财格中又以丁日从金局最为富裕辛日从财次之,戊日从申子辰水局则作大富贵看;至于壬日从寅午戍财局反复最多。又如从杀格中甲日无从杀之说,余下九干又以乙日从煞格最上乘己日从杀也是高命;至于其他平平都有风波凶险。又凡日主自坐长生禄旺强根者绝无从财从杀之论,多作身弱杀旺财旺看待。

论文五 大匠

用子平道统体系来研究判断一个八字,首先必须要熟稔精通八字命学千年传统学术之大体,然后方可引经据典对命局岁运等种种已知之因进行合乎逻辑合乎情理的解析与推理。一般而言,道统命学主要引述《渊海子评》、《神峰通考》、《三命通会》、《子平真诠》、《穷通宝鉴》五本书作为“经论”之重点,然后兼观《星平会海》、《滴天髓》、《命理约言》三书之立论作为参考。主流之论命系统主要针对八字、大运、流年六柱进行用神、财官、调候、格局及神煞五个角度的命理分析。要明白的是此一主流评价系统仅是局限狭义层面而非广义之范围。八字命学评论之广义范围除上述六柱之外,尚要考虑到胎元、命宫、身宫、小运、行年等其他五柱;在方法论上更要拓展视野,运用纳音、流星、演禽三法来融合辅佐上述用神等五类方法,以图论命体系对象之完整性和评价方法之全面性。

对一般术者而言若能熟练掌握狭义之主流论命系统,亦自然在实践时游刃有余运用不爽。然对于在八字命学此一传统术数上欲进行深造成为方家者,其眼光不可仅仅限于狭义之层次自当更上一层楼进入广义论命之大天地始克有成。万丈高楼平地起,若不懂传统用神原始理念、财官中心论、六格大义、调候意旨以及神煞活用之喜忌,则一切研命论命无异是水中捞月徒然而已。有感于斯笔者在此引用三个当今易界耳熟闻详的古今名人命造:岳飞、张震寰、毛泽东之八字来进行道统命学上的理念分析与判断,让广大有缘者从中一窥命学千年嫡传论命之真正风格。对此三造八字的评析重在性情、六亲、事功以及重要年限数个方面跟其人历史之事实来作对应比较,从中可以见证命学所具之经世价值。

一、武穆之命

八字:癸未 乙卯 甲子 己巳

大运:甲寅癸丑壬子辛亥

流年:辛酉

岳武穆之八字,最早记载于《渊海子评》一书。是书作者徐大升先生在其书“喜忌篇”和“论阳刃”章节中曾经两次评述过此一八字,其中就泄露出大升先生原始本真的论命理念。惜后来好多“名家”比如民国袁树珊、当今邵、李等人,全然不顾漠然无视大升先生之观点,徒以一私己意臆想附会来穿插凿之,离经叛道信口道来,实在叫人不敢恭维信服。

笔者今日评判武穆八字,立足于大升先生原有之议论,加于阐释发明其遗意,旨在理明而词达不误天下读书人。大升先生在《渊海?喜忌篇》赋文“劫财阳刃,切忌时逢;岁运并临,灾殃立至’’的诠释中讲:“……此岳飞将军命,正是劫财羊刃。甲见己土为财,以乙为劫而劫分己土;以卯为刃,劫而有刃,正为劫财羊刃。运行辛亥,流年辛酉,三十九死于狱。”另外,大升在《渊海?论羊刃》一节中举例云:“如癸末、乙卯、甲子、己巳,此命卯刃癸印,不合时上己巳破印,运行辛亥,亥卯未合起羊刃;辛酉年辛金旺于酉,冲起卯刃;二辛则太过,金多见甲,身虽贵亦遭刑也。然虽见辛为贵,所忌羊刃不可一合一冲也。依据此二段大升先生原始议论,我们来全面解析之。

1.武穆八字之中,年上癸印坐未,月上乙卯劫刃带将星白虎,日主甲木坐子印带桃花死符并天月德,时上己巳正财金神又是专财带吊客。此一命中带有众多羊刃、金神、将星、六甲、白虎等武职之象,的确可以大致断定此一八字极有可能是行军打仗之人。

2.羊刃金神皆主性格刚烈嫉恶如仇坚贞不屈,这与岳飞遭受“莫须名”罪名而死不画供的历史事实可以对应。又年上癸印天月德萃于日主,跟岳武穆一片“精忠报国”、“还我河山”、“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凛然正气显然有关。

3.月令羊刃当权,甲日用戊土偏财为父,卯月戊土死绝,又初运甲寅直接戊财,是以岳飞五岁丧父。甲木用癸印为母,癸印坐未受克但引旺归禄日支,是以母氐贫贱却不失高风亮节。甲木用庚辛官星为子星,庚辛引至时柱巳宫分野逢长生,是以武穆数子皆少年发达,皆非俗物,惜巳带丧门凶煞,子女中多有人夭亡。对照岳武穆父母、子女之六亲情况,跟此八字所示一一契合,故此八字可信程度较高。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八字正解34

    八字正解34 论文七 八字全局观 研究一个八字最关键要有全局观...

  • 八字正解27

    八字正解27 第四节 社会 中国传统的主流价值观主要是人世哲学...

  • 八字正解8

    八字正解8 四、时柱 时柱包括时干与时支二字,其关系个人一生...

  • 八字正解6

    八字正解6 第二节 四柱正法总论 研究八字命学除了要全面认识十...

  • 八字正解4

    八字正解4 地支藏遁歌 子宫癸水在其中,丑癸辛金己土同; 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