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中国周易网!
中国周易网图
爱情桃花运势预测,八字运程测算、宝宝起名改名、号码吉凶,姓名打分
在线免费算命
免费取名改名
八字精算(推荐)  在线起名(大师起名)  八字合婚(囍)  姓名测分  号码测算  免费起名(新)
人气最旺易学联盟
当前位置: 主页 > 梅花易数 > 六十四卦 >

易经六十四卦第四十八卦:井卦正解-水风井

来源:中国周易网
错卦;火雷噬嗑。综卦;泽水困。交互卦;上离下兑成;火泽睽。地位;少阳。人位;少阴。天位;少阴。序卦传;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

水风井卦 地位:少阳|人位:少阴|天位:少阳|错卦:火雷噬嗑|综卦:泽水困|交互卦:火泽睽

错卦;火雷噬嗑。综卦;泽水困。交互卦;上离下兑成;火泽睽。

地位;少阳。人位;少阴。天位;少阴。

序卦传;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

崔觐曰:困极于劓刖,则反下以求安,故言“困乎上必反下”也。

井:改邑不改井,无丧无得,往来井井。汔(qì)至,亦未蹫井,羸其瓶,凶。

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井养而不穷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刚中也。汔至亦未蹫井,未有功也。羸其瓶,是以凶也。

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劳民劝相。

井坎上巽下

程传:《井·序卦》:“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承上升而不已必困为言,谓上升不已而困,则必反于下也,物之在下者莫如井,《井》所以次《困》也。为卦坎上巽下,坎,水也,巽之象则木也,巽之义则入也。木,器之象,木入于水下而上乎水,汲井之象也。

井,改邑不改井,无丧无得,往来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

朱熹:“井”者,穴地出水之处,以巽木入乎坎水之下、而上出其水,故为《井》。“改邑不改井”,故“无丧无得”,而“往”者“来”者,皆“井”其“井”也。“汔”,几也。“繘”,绠也。“羸”,败也。汲井几至,未尽绠而败其瓶,则“凶”也,其占为事仍旧无得,丧而又当敬勉,不可几成而败也。

程传:井之为物,常而不可改也。邑可改而之它,井不可迁也,故曰“改邑不改井”。汲之而不竭,存之而不盈,“无丧无得”也。至者皆得其用,“往来井井”也。“无丧无得”,其德也常。“往来井井”,其用也周。常也,周也,《井》之道也。“汔”,几也。“繘”,绠也。井以济用为功,几至而未及用,亦与未下繘于井同也。君子之道贵乎有成,所以五谷不熟,不知荑稗。掘井九仞而不及泉,犹为弃井。有济物之用而未及物,犹无有也,羸败其瓶而失之,其用丧矣,是以“凶”也。“羸”,毁败也。

郑康成曰:井以汲人,水无空竭,犹人君以政教养天下,惠泽无穷也。

邱富国曰:“改邑不改井”,井之体也。“无丧无得”,井之德也。”往来井井”,井之用也,此三句言井之事。“汔至,亦未繘井”,未及于用也。“羸其井”,失其用也,此二句言汲井之事。

李光地:“改邑不改井”句,解说多错。文意盖言所在之邑,其井皆无异制。如诸葛孔明行军之处,千井齐甃者。以喻王道之行,国不异政,家不殊俗也。“无丧无得”,则言井无盈涸,以喻道之可久。“往来井井”,则言所及者多,以喻道之可大。此三句皆言井,在人事则王者养民之政是也。然井能泽物,而汲之者器。政能养民,而行之者人。无器则水之功不能上行,无人则王者之泽不能下究。故汔至以下,又以汲井之事言之。

巽乎水而上水,井,井养而不穷也。

朱熹:以卦象释卦名义。

郑康成曰:坎,水也。巽木,桔槔(槔一说为楳,下同)也。桔槔引瓶下入泉口,汲水而出,《井》之象也。

荀爽曰:木入水出,《井》之象也。

李光地:释名之下,又著“井养而不穷也”一句,亦以起释辞之意。

改邑不改井,乃以刚中也。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羸其瓶,是以凶也。

朱熹:以卦体释卦辞。“无丧无得,往来井井”两句,意与“不改井”同,故不复出。“刚中”,以二五而言。“未有功”而败其瓶,所以“凶”也。

程传:巽入于水下而上其水者,《井》也。井之养于物,不有穷已,取之而不竭,德有常也。邑可改,井不可迁,亦其德之常也。二五之爻,刚中之德。其常乃如是,卦之才与义合也。虽使几至,既未为用,亦与“未繘井”同。井以济用为功,水出乃为用,未出则何功也。瓶所以上水而致用也,羸败其瓶,则不为用矣,是以“凶”也。

苏轼曰:井井未尝有得丧,繘井之为功,羸瓶之为凶,在汲者尔。

晁说之曰:或谓《彖》主三阳言。五“寒泉食”,是阳刚居中,邑可改而并不可改也。三“井渫不食”,是“未有功”也。二“瓮敝漏”,是“羸其瓶”而“凶”者也。

郭雍曰:不言“无丧无得”“往来井井”者,盖皆系乎刚中之德,圣人举一以明之耳。

李光地:井唯有常。故其体则“无丧无得”,其用则“往来井井”。王道唯有常,故其体则久而无弊,其用则广而及物。故言“改邑不改井”,足以包下二者。

木上有水,井。君于以劳民劝相。

朱熹:木上有水,津润上行,《井》之象也。“劳民”者以君养民,“劝相”者使民相养,皆取井养之义。

程传:木承水而上之,乃器汲水而出井之象,君子观《井》之象,法《井》之德,以劳徕其民,而劝勉以相助之道也,劳徕其民,法《井》之用也,劝民使相助,法《井》之施也。

张子曰:养而不穷,莫若劳民而劝相也。

杨绘曰:水性润下,能上润于物者,井之用也。

《朱子语类》云:木上有水,井,说者以为木是汲器,则后面却有瓶,瓶自是瓦器,只是说水之津润上行,至那木之杪,这便是井水上行之象。

又云,草木之生,津润皆卜行,直至树末,便是木上有水之义,如菖蒲叶,每晨叶尾皆有水如珠颗,虽藏之密室亦然,非露水也,问如此则井之义与木上有水何预?曰:木上有水,便如水本在井底,却能汲上来给人之食,故取象如此。

李心传曰:“劝相”,即相友相助相扶持之意。

李光地:《大象》“木上有水”,须以朱子之说为长,《彖传》“巽乎水而上水”,则郑氏桔槔之说,不妨并存也。“劳民”者,如巽风之布号令;“劝相”者,如坎水之相灌输。

子夏易传;水人之資也,徳人之保也。自古至今,其道一也。故從於水,而下入得水,上汲而施物,井之道也。好于徳而巽志修徳,充其徳而位於民,上咸賴其澤徳之施也。故井曰徳,巽志修徳,曰徳之地不可改而非其道也。酌之不竭,不資於外,无喪无得也。君子之徳,其虚中无改,施之不竭,於何而喪其厚徳也。必備莫究其極,又何能得井冽可食之。往來者,皆井,其井之用焉,則君子徳博而施,故往來者徳其徳焉。非剛中之徳不能至也,井可食矣。人近至之而未繘,无功不能汲。下君子雖至於徳,无其位不受其器,未伸其功也。羸其缾,凶繘之失道,用之非器,棄先之功而及其凶也。君子於器而立度,行權而合物,然後道可終也。夫道者,及物而成徳也。修其徳而不利濟,非其道也。有徳无其位,不建其功,其徳未行也。有其法當於權,然後能終之,故君子不可以不備徳,觀其井而古今之道可知也。
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
木上有水,上木而出,以潤於木,井徳之施也。勞也者,勉民之勞也。治之得冝,樂其勞而生財也。上讓下,敬父慈子,孝人之性也。君子明之善,而勸也。非抑之制之,善為事者如之也。
(巽下坎上)。井:
郑玄曰:坎,水也。巽,木,桔槔也。互体离兑,离外坚中,虚瓶也,兑为暗泽,泉口也。言桔槔引瓶,下入泉口,汲水而出,井之象也。井以汲人,水无空竭,犹人君以政教养天下,惠泽无穷也。
改邑不改井,
虞翻曰:泰初之五也。坤为邑,乾初之五折坤。故“改邑”。初为旧井,四应甃之,故“不改井”。
无丧无得,往来井井。
虞翻曰:无丧,泰初之五。坤象毁坏,故“无丧”。五来之初,失位无应,故“无得”。坎为通,故“往来井井”。往谓之五,来谓之初也。
汔至,亦未繘井,
虞翻曰:巽绳,为繘,汔,几也。谓二也。几至初改,未繘井,未有功也。
羸其瓶,凶。
虞翻曰:羸钩罗也。艮为手,巽为繘,离为瓶,手繘折其中,故“赢其瓶”。体兑毁缺,瓶缺漏,故“凶”矣。
干宝曰:水,殷德也。木,周德也,夫井,德之地也。所以养民性命而清洁之主者也。自震化行,至于五世,改殷纣比屋之乱俗,而不易成汤昭假之法度也。故曰“改邑不改井”。二代之制,各因时宜,损益虽异,括囊则同,故曰“无丧无得,往来井井”也。当殷之末,井道之穷,故曰“汔至”。周德虽兴,未及革正,故曰“亦未繘井”。井泥为秽,百姓无聊,比者之间,交受涂炭,故曰“羸其瓶,凶”矣。
《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
荀爽曰:巽乎水,谓阴下为巽也。而上水,谓阳上为坎也。木入水出,井之象也。
井养而不穷也。
虞翻曰:兑口饮水,坎为通,往来井井,故“养不穷也”。
改邑不改井,乃以刚中也。
荀爽曰:刚得中,故为“改邑”。柔不得中,故为“不改井”也。
无丧无得。
荀爽曰:阴来居初,有实,为“无丧”。失中,为“无得”也。
往来井井,
荀爽曰:此本泰卦。阳往居五,得坎为井;阴来在下,亦为井,故“往来井井”也。
汔至亦未繘,
荀爽曰:汔至者,阴来居初下。至汔,竟也。繘者,所以出水通井道也。今乃在初,未得应五,故“未繘”也。繘得,绠汲之具也。
未有功也。
虞翻曰:谓二未变应五,故“未有功也”。
羸其瓶,是以凶也。
荀爽曰:井,谓二。瓶,谓初。初欲应五,今为二所拘羸,故“凶”也。
孔颖达曰:计覆一瓶之水,何足言凶?但此喻人德行不恒,不能善始令终,故就人言之凶也。
《象》曰:木上有水,井。
王弼曰:木上有水,上水之象也。水以养而不穷也。
君子以劳民劝相。
虞翻曰:君子谓泰乾也。坤为民;初上成坎,为劝,故“劳民劝相”。相,相助也。谓以阳助坤矣。

 

48.井卦——论“井”德之美

巽下坎上

井:改邑不改井,无丧无得。往来井井。汔至亦未

僪井,赢其瓶,凶。

[译文]井卦象征水井:城池村邑可以迁移而水井却从不迁移,井水汲出不见少,注入不见多,来来往往的人们都不断地使用水井。汲水时,眼看水就要提出井口,而汲水的瓶罐却坏了,一定有凶险。(汔:音q,几,接近。僪:音ju,通“裔”,出。赢:音le,败,坏。)

[提示]以水井特点与汲水之道为喻,说明君子应持德以恒,善始善终。(千万不能以一时嗔恚而火烧功德林)

卦辞的“改邑不改井,无丧无得”是讲水井的特点的。上古人们多逐水草而居,水对人们生活来说是绝对不可少的,是人的生命之源。大凡有城池村邑等民众聚居的地方,必定有水井。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出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城池村邑迁移了,水井却依旧在那儿。而且井里的水汲出不见其少,泉流注入也不见其多,这说明了水井的恒久性。不过,下面的“往来井井”有点不好理解。

“往来”就是“往者来者”的意思,可译为来来往往的人。“井井”,朱熹的《周易本义》释为“井其井”,前一个“井”是名词用为动词,后一个“井”是名词,意思就是不断地使用水井。

明白了,“往来井井”是说明水井功用的普遍性的。但是卦辞讲水井的特点,其中蕴含着哪些深义呢?

水井在这里已被人格化了。孔颖达《周易正义》中说:“养物不穷,莫过乎井”,道出了水井造福于人类的伟大贡献。井卦通过展示水井“养人”的种种美德,来譬喻人应当修养己身,惠物无穷的道理;同时也极力赞扬水井定居不移,无竭无盈,不断奉献的特点,喻示人要守恒不渝,大公无私。

卦辞后半部分的“汔至亦未僪井,赢其瓶,凶”很难懂。

这里字面上还是说的汲水之道。在井水已汲到接近井口,将要出井时,如果汲水的瓶罐坏了,那么就会一无所获,结果必有凶险。

这段话含有什么深义呢?

这几句实际上是以“井德”喻示,人如果不能善始善终,一定会导致凶咎。战国时有个楚怀王,起初任用屈原这样的忠臣,国家治理得很好。但是未能善始善终,后来信任奸臣,国家一天不如一天,正如屈原在《离骚》中说的:“初既与予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最后楚怀王落得个客死于秦的下场,这不是凶险又是什么7.

明白了。井卦不但要求人要具有井德,多修己身,而且还要持之以恒,善始善终。

《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井养而不穷也。

[译文]《彖传》说:入乎水中而使得水向上行,就是水井,水井养人是没有穷尽的。

[提示]用卦象释卦名。

《彖传》中的句子像绕口令,“巽乎水而上水”怎样理解才好?

井卦是巽下坎上,巽为风,为人,坎为水,人乎水而上水,就是说以物(指汲水用的瓶罐之类)入水而使水向上运行,这正是从井中汲水之象,所以巽下坎上的这一卦,就以井来命名。

“井养而不穷”是对“井德”的总括。

对。井水供人使用,既没有时间限制,也没有量的限制,任人予取予求,无丧无得,往来皆所取给。因此水井有养人的无穷之德。该句既承前文解释卦名井的意义,又启下面的解释卦辞之文。

改邑不改井,乃以刚中也。汔至亦未僪井,未有功

也。赢其瓶。是以凶也。

[译文]城邑村庄可以迁移而水井从不迁移,乃是因为阳刚君子能居中守恒的缘故。汲水时井水就要汲出井口而尚未出井,说明此时水井并未完成惠施于人的功用。若汲水用的瓶罐坏了,必然会导致凶险。

[提示]解释卦辞。

“改邑不改井,乃以刚中也”,是以九二、九五爻象来解释卦辞的。九二、九五两爻以阳刚之质居中,如同阳刚君子,具有刚中之德;刚则强实,中则不偏,实而不偏,怎么会迁移?故九二、九五的守恒刚中,决定了井德有常不渝。

下一句好理解。水井是供人汲水的,如果井水虽被汲到井口,但最终还是没有出井,水井自然就还没有起到惠施于人的作用。所以《彖传》说“汔至亦未僪井,未有功也。”

导致汲水失败的原因是“赢其瓶”,即汲水用的瓶罐子坏了,卦辞与《彖传》都说这是凶险的征兆,实际上是喻指修养己身未成则止,对事业有害。

《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劳民劝相。

[译文]《象传》说:木杆上面有水,象征“水井”。君子根据井水上行养人的特性,因此努力以己之德惠养人民,又劝勉老百姓互助互养。(相:音xng,助。)

[提示]以卦象说明君子要效法井德。

井卦下卦为巽,上卦为坎,巽为木,坎为水,合起来就是“木上有水”。但是“木上有水”怎么就成了“井”呢?

此处最难解释的就是“木”。郑玄说“巽木,桔槔也。”这是说“木”就是“桔槔”(音je gao)。古人以横木支于木柱上,一端挂汲水器,另一端系重物,通过杠杆原理上下运动来汲水。“桔槔”就是指这种汲水用的吊架,也就是《象传》中“木”的意思了。

“木上有水”是说“吊架上有井水”?

我们不好过分地拘守字面上的意思。这句话大致是说,用吊架能吊上来水的,就是水井。吊架可以帮助瓶罐把水汲上来,这也就是井水被汲上养人之象,因而成为“井”的象征。

“木上有水,井”,总算搞懂了。君子看到井水上行养人之象,恐怕会得到一些启发吧?

是的。《象传》说“君子以劳民劝相”,就是君子看到这个卦象所受到的启示。意思是一方面要以己之德惠养万民,一方面还要使用合理的方法来勉励老百姓互相资养、帮助。

看来,《象传》是要求我们在自己的人生之旅中,效法“井养不穷”之德,做到修养己身,行善乐施,广益于人,惠物无穷。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