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中国周易网!
中国周易网图
爱情桃花运势预测,八字运程测算、宝宝起名改名、号码吉凶,姓名打分
在线免费算命
免费取名改名
八字精算(推荐)  在线起名(大师起名)  八字合婚(囍)  姓名测分  号码测算  免费起名(新)
人气最旺易学联盟
当前位置: 主页 > 梅花易数 > 六十四卦 >

易经六十四卦第四十三卦:夬卦正解-泽天夬

来源:中国周易网
错卦;山地剥。综卦;天风姤。交互卦;上乾下乾成;乾为天。地位;老阳。人位;老阳。天位;少阴。序卦传;益而不已,必决,故受之以夬;夬者决也。

泽天夬卦 地位:老阳|人位:老阳|天位:少阳|错卦:山地剥|综卦:天风姤|交互卦:乾为天

错卦;山地剥。综卦;天风姤。交互卦;上乾下乾成;乾为天。

地位;老阳。人位;老阳。天位;少阴。

序卦传;益而不已,必决,故受之以夬;夬者决也。

韩康伯曰:益而不已则盈,故必决矣。

 

夬: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彖曰:夬,决也,刚决柔也。健而说,决而和,扬于王庭,柔乘五刚也。孚号有厉,其危乃光也。告自邑,不利即戎,所尚乃穷也。利有攸往,刚长乃终也。

象曰:泽上于天,夬;君子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

夬兑上乾下

程传:《夬·序卦》:“益而不已必决,故受之以夬,夬者决也。”益之极,必决而后止,理无常益,益而不已,已乃决也,《夬》所以次《益》也。为卦兑上乾下,以二体言之,泽,水之聚也,乃上于至高之处,有溃决之象。以爻言之,五阳在下,长而将极,一阴在上,消而将尽,众阳上进,决去一阴,所以为《夬》也。《夬》者刚决之义,众阳进而决去一阴,君子道长,小人消衰,将尽之时也。

夬,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朱熹:“夬”,决也,阳决阴也,三月之卦也。以五阳去一阴,决之而已。然其决之也,必正名其罪,而尽诚以呼号其众,相与合力。然亦尚有危厉,不可安肆,又当先治其私,而不可专尚威武,则利有所往也。皆戒之之辞。

程传:小人方盛之时,君子之道未胜,安能显然以正道决去之。故含晦俟时,渐图消之之道。今既小人衰微,君子道盛,当显行之于公朝,使人明知善恶,故云“扬于王庭”。“孚”,信之在中,诚意也。“号”者,命众之辞。君子之道虽长盛,而不敢忘戒备,故至诚以命众,使知尚有危道。虽以此之甚盛,决彼之甚衰,若《易》而无备,则有不虞之悔。是尚有危理,必有戒惧之心,则无患也,圣人设戒之意深矣。君子之治小人,以其不善也,必以己之善道胜革之,故圣人诛乱,必先修己,舜之敷文德是也。“邑”,私邑。“告自邑”,先自治也。以众阳之盛,决于一阴,力固有余。然不可极其刚至于太过,太过乃如《蒙》上九之为寇也。戎兵者强武之事。“不利即戎”,谓不宜尚壮武也。“即”,从也。从戎,尚武也。“利有攸往”,阳虽盛,未极乎上,阴虽微,犹有未去,是小人尚有存者,君子之道有末至也。故宜进而往也,不尚刚武,而其道益进,乃夬之善也。

游酢曰:“扬于正庭”,诵言于上也。“孚号”,诞告于下也。“告自邑”。自近而及远也。

胡炳文曰:以五阳去一阴,而彖为警戒危惧之辞不一。盖必“扬于王庭”,使小人之罪明。以至诚呼号其众,使君子之类合,不可以小人之衰而遂安肆也。有危道焉,不可以君子之盛而事威武也,有自治之道焉。复利往、往而为《临》为《泰》为《夬》也。《夬》利往,往而为乾也。盖阴之势虽微,蔓或可滋,穷或为敌,君子固无时不戒惧,尤不可于小人道衰之时忘戒惧也。

李光地:以《彖传》观之,则“扬于王庭”者声罪正辞也。“孚号有厉”者,警戒危惧也。“有厉”,不指时事,谓其心之忧危也。夫既曰“扬于王庭”矣,则所宣告者众,而治之务于武断矣。而又曰“告自邑不利即戎”,意似相反何也?曰:虽宣告者众,而其本则在于自修。虽治之贵刚,而神武则存乎不杀也。盖“告自邑不利即戎”,是终“孚号有厉”之意,“利有攸往”,是终“扬于王庭”之意。

夬,决也,刚决柔也。健而说,决而和。

朱熹:释卦名义而赞其德。

程传:“夬”为决义,五阳决上之一阴也。“健而说,决而和”,以二体言卦才也。下健而上说,是健而能说,决而能和,决之至善也。兑说为和。

何楷曰:君子以天下万物为一体,如阳德之无所不及,其于小人,未尝仇视而物畜之也。唯独恐其剥阳以为世道累,则不容于不去耳,而矜惜之意,未尝不存,此和意也。

李光地:凡释卦名之后,复有赞语者,皆以起释辞之端。此言“健而说,决而和”,起“扬于王庭”以下之意也。

扬于王庭,柔乘五刚也。孚号有厉,其危乃光也。告自邑不利即戎,所尚乃穷也。利有攸往,刚长乃终也。

朱熹:此释卦辞。“柔乘五刚”,以卦体言,谓以一小人加于众君子之上,是其罪也。“刚长乃终”,谓一变即为纯《乾》。

程传:柔虽消矣,然居五刚之上,犹为乘陵之象。阴而乘阳,非理之甚,君子势既足以去之,当显扬其罪于王朝大庭,使众知善恶也。尽诚信以命其众,而知有危惧,则君子之道,乃无虞而光大也。当先自治,不宜专尚刚武。“即戎”,则所尚乃至穷极矣。《夬》之时所尚,谓刚武也。阳刚虽盛,长犹未终,尚有一阴,更当决去,则君子之道纯一而无害之者矣,乃刚长之终也。

孔颖达曰:刚克之道,不可常行。若专用威猛,以此“即戎”,则便为尚力取胜,即是决而不和,其道穷矣。所以唯“告自邑不利即戎”者,只为“所尚乃穷”故也。

项安世曰:“其危乃光”,与“中未光”相应。“不利即戎”,与“暮夜有戎”相应。“刚长乃终”,与“终有凶”相应。

胡炳文曰:《复》“利有攸往”,“刚长也”。《夬》“利有攸往”,“刚长乃终”也。小人有一人之未去,犹足为君子之忧,人欲有一分之未尽,犹足为天理之累。必至于纯阳为《乾》,方为“刚长乃终”也。

吴曰慎曰:《复》“利有攸往”,譬如平地之一篑,故喜其进而曰“刚长也”。《夬》“利有攸往”,譬如九仞之尚亏一篑,故恐其止而曰“刚长乃终也”。

泽上于天,夬。君子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

朱熹:“泽上于天”,溃决之势也,“施禄及下”,溃决之意也,“居德则忌”未详。

程传:泽,水之聚也,而上于天至高之处,故为《夬》象。君子观泽决于上而注溉于下之象,则以“施禄及下”,谓施其禄泽以及于下也,观其决溃之象,则以“居德则忌”。“居德”,谓安处其德。“则”,约也。“忌”,防也,谓约立防禁,有防禁则无溃散也,王弼作“明忌”,亦通。不云泽在天上,而云泽上于天,上于天,则意不安而有决溃之势,云在天上,乃安辞也。

李光地:泽上于天,所谓稽天之浸也,必溃决无疑矣。财聚而不散则悖出,故“君子以施禄及下”。居身无所畏忌,则满而溢,故君子之聚德也,则常存畏忌而已。《礼》曰:积而能散。《书》曰:敬忌而罔有择言在躬。夫如是,则何溃决之患之有。

 

 

子夏易传;陽長終位而陰微也。君子在位,小人在野,健制而能悦之,不隱情也。剛決而能和之,不任力而剛不過中也。故顯于王庭而民得治也。夫用九即吉於无首也,剛長即凶於用壯也。道之窮則不富矣,其危矣哉。信有危而思患,呻號終无刑,乃保其光也。告自邑,揚而令之從也。不利即戎,肆剛騁力,道途斯變。利有攸往,柔道外而剛治遂終也。
象曰:澤上於天,夬。君子以施禄及下,居徳則忌。
澤上於天,上澤以及下也。上以明法,決治致其平也。君子以施禄及下,惠其澤也。選徳以居其位,取則以上為禁,盡已而不敢上越也。
(乾下兑上)。夬:夬,扬于王庭。
虞翻曰:阳决阴,息卦也。刚决柔,与剥旁通。乾为扬,为王,剥艮为庭,故“扬于王庭”矣。
郑玄曰:夬,决也。阳气浸长,至于五,五,尊位也。而阴先之,是犹圣人积德悦天下,以渐消去小人,至于受命为天子,故谓之“决”。扬,越也。五互体乾。乾为君又居尊位,王庭之象也。阴爻越其上,小人乘君子,罪恶上闻于圣人之朝,故曰“夬,扬于王庭”也。
孚号有厉,
虞翻曰:阳在二五称孚。孚,谓五也。二失位,动体巽,巽为号,离为光。不变则危。故“孚号有厉,其危乃光也”。
告自邑。不利即戎,
虞翻曰:阳息动复。刚长成夬。震为告。坤为自邑。夬从复升,坤逆在上,民众消灭。二变时,离为戎。故“不利即戎,所尚乃穷也。”
利有攸往。
虞翻曰:阳息阴消,君子道长,故“利有攸往,刚长乃终”。
《彖》曰:夬,决也,刚决柔也。
虞翻曰:乾决坤也。
健而说,决而和。
虞翻曰:健,乾。说。兑也。以乾阳获阴之和,故“决而和”也。
扬于王庭,柔乘五刚也。
王弼曰:刚德齐长,一柔为逆,众所同诛,而无忌者也。故可“扬于王庭”。
孚号有厉,其危乃光也。
荀爽曰:信其号令天下,众阳危。去上六,阳乃光明也。
干宝曰:夬九五则“飞龙在天”之爻也。应天顺民,以发号令,故曰“孚号”。以刚决柔,以臣伐君,君子危之,故曰“有厉”。德大即心小,功高而意下,故曰“其危乃光也”。
告自邑,
翟元曰:坤称邑也。
干宝曰:殷民告周以纣无道。
不利即戎,所尚乃穷也。
荀爽曰:不利即尚兵戎,而与阳争,必困穷。

利有攸往,刚长乃终也。
虞翻曰:乾体大成,以决小人。终乾之刚,故乃以终也。
《象》曰:泽上于天,夬。
陆绩曰:水气上天,决降成雨。故曰“夬”。
君子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
虞翻曰:君子谓乾,乾为施禄。下为剥坤,坤为众臣。以乾应坤,故“施禄及下”。乾为德,艮为居,故“居德则忌”。阳极阴生,谓阳忌阴。

 

43.夬卦——论果决除奸

乾下兑上

夹: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译文]夬卦象征果决:在朝廷上公布奸臣的罪恶,心怀诚信地号令众人戒备危险,颁告政令于城邑,不利于用武力强行制裁,在做好准备之后才利于有所前往。(夬:音gua,决断,果决。扬:宣布。王庭:朝庭。号:号令。)

[提示]指出要果决铲除奸臣,但要讲究策略。

夹卦卦体与果决除奸有什么联系?

央卦乾上兑上,一阴爻居卦极,象征盘踞君侧的奸佞小人,五阳爻在下,象征进步力量;诸阳蓬勃进长,必然要决去一阴,呈君子果决除去奸佞小人之象。

五阳对一阴,正是正义力量强盛、邪恶势力消衰的时候,此时决除奸臣肯定是马到成功。

君子要除去小人的态度是果决的,但具体行动却不能莽撞,不可掉以轻心。因为既为奸臣,必有许多坏招,搞得不好,忠臣反被陷害,此类事例从古到今不胜枚举;此外,奸臣用事于君侧,投鼠忌器,不利于动用武力,这也增加了铲除奸臣的难度。

那就要设法揭露小人的罪行,让君上与众人都看清奸臣丑恶的嘴脸。

所以爻辞说“扬于王庭”。制裁小人要正大光明,要在朝廷上公布奸佞者的罪行。当然奸臣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必然要构陷忠臣,置之死地而后快,所以爻辞说要“孚号有厉”,即以至诚之心号令众人戒备危险,万不可掉以轻心。但谨慎行事,并不等于听之任之。只要抓住时机,做好充分准备,就可以“利有攸往”,除掉奸佞。

夫卦揭示了一条宝贵的政治斗争经验:君子虽然光明坦荡,力量强大,但小人诡计多端,暗藏杀机,所以在除去小人的时候要警戒危惧、小心行事,应先有周密的准备,然后方可进攻。

说得极是。下面看《彖传》。

《彖》曰:夬。决也,刚决柔也;健而说,决而和。

[译文]《彖传》说:夬,意思是果决,是阳刚君子果决制裁阴柔小人;刚健而令人悦服,果决而导致协合。

[提示]以卦体释卦名、卦义。

这是《彖传》的前半部分,你能分析一下吗?

《彖传》首先指出“夹”就是果决,这是由“刚决柔”的卦形决定的。刚指卦中五阳爻,柔指上六一阴爻。夹卦以五刚决一柔之象说明是阳刚君子果决地制裁阴柔小人。“健而说,决而和”则与上下卦体有关。夹卦下体乾为健,上体兑为说(悦),健则果决,悦则协合。两句似为互文,意为由于刚健而能果决处理奸臣,故使忠良悦服而万民协合。.

研究《周易》的人,历来对“健而说,决而和”难以讲清楚,你以互文见义为切入点,简明扼要地阐明其意义,很难得。我们接着看《彖传》的后半部分。

扬于王庭。柔乘五刚也;孚号有厉。其危乃光也;

告自邑,不利即戎,所尚乃穷也;利有攸往,刚长及终也。

[译文]在朝廷上公布奸臣的罪恶,说的是一柔爻肆意乘凌于五刚爻之上;心怀诚信地号令众人戒备危险,因为只有长存危惧戒备之心,果决除奸之道才能光大;颁告政令于城邑,不利于武力强行制裁,说明若从戎尚武将使果决除奸之道陷入困境;在做好准备之后则利于有所前往,说明阳刚盛长最终必能制胜阴柔。

[提示]解释卦辞全文。

《彖传》的后半部分逐句阐发卦旨,使我们对卦辞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请你谈谈。

《彖传》首先告诉我们“扬于王庭”所公布的小人的罪恶,就是“柔乘五刚”,即小人居于君侧、陷害忠良之事。把这一罪过揭露出来,对于君上认清小人的面目,对于统一大家果决除奸的思想很有必要。接着说明为什么要采取“孚号有厉”的策略,因为只有心存危惧戒备之心,才能免遭小人暗算,也才能实现果决除奸的目的,否则“出师未捷身先死”,只能“长使英雄泪满巾”了。

不错。以岳飞之勇武,可以把强悍的金兵杀得丢盔弃甲,却死于秦桧之手,就是因为他对小人、奸臣戒备不够,遭了暗算。

这些奸臣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拉大旗作虎皮,挟天子以令诸侯,因此正如你前边所说的投鼠忌器,“不利即戎”,《彖传》更是特别强调了这一点:“所尚乃穷”。指出如果崇尚武力制裁,就会使除奸之事陷入困穷的境地。

要注意“所尚乃穷”,并不是说完全排斥武力,而是说不要崇尚武力解决,关键是要以德制裁,武力只是辅助的手段。清代康熙初年,奸臣鳌拜企图叛乱,康熙帝并不是派兵拿下杀掉了事,而是巧设机关,使其同党班布尔善当众揭露鳌拜,并列其罪状,鳌拜只得伏法,从而平息了叛乱。

我明白了。正人君子的行动要尚德,哪怕是制裁小人也要尚德而不尚武,如果不能以德取胜,而专用威猛,其道必穷。当然,尚德并非是不能动用武力,问题在于着眼点不同。

是的,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行跑掉,故卦辞最后指出“利有所往”,要求人们有所行动,除去小人。那么为什么正义君子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呢?《彖传》解释说“刚长乃终也”。从夫卦卦体来看,刚德盛长,必以阳刚制胜阴柔而告终,象征着正义战胜邪恶是历史发展之必然。

《象》曰:泽上于天,夬:君子以施禄及下。居德

则忌。

[译文]《象传》说:泽水化气升腾于天,象征果决;君子因此要施降恩泽于下民,若是积德吝施则为君子所忌。(禄:这里指恩。)

[提示]君子应施恩于下民。

《象传》的“泽上于天”,是根据卦体而言的,夬卦上兑为泽,下乾为天。但是“泽上于天”为何可以象征果决?这是因为泽中水气升腾于天,必然导致作云、下雨,有果决之意味。唐代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引陆绩曰:“水气上天,决降而雨,故日‘央’。”

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泽中的水升于天,又作为雨降落于地,滋润万物,君子由此认识到要施恩泽于下民,而不要积德吝施。这个观点与夫的果决之意仍无直接联系。

是的,《象传》取义往往另辟蹊径而不同于《彖传》。明代来知德《来瞿唐先生易注》认为:“孔子此二句乃生于‘泽’字,非生于‘夬’字。”是很有见地的。

君子不仅要修德,而且要施德,这比一般的加强自我修养的要求,立意要高得多,难度也要大得多。

好!让我们再回到果决除奸上来,看看六爻是怎么说的。

 

------分隔线----------------------------